20饭后H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20饭后H
字体:      护眼 关灯

20饭后H

  夏朝瑰看见他进浴室前的眼神就知道他想要什么,季崇华这世对她的欲望莫名浓烈,她不知道自己哪点吸引到了他,但还挺爽的她也没反抗过,只是偶尔想到憋屈的前世她还是会难过。

  季崇华出来后夏朝瑰就乖乖脱掉了衣服,配合的模样让季崇华心情都好上许多,直接把她按在床上一直亲。

  夏朝瑰艰难的动着舌头迎合,抓住他厚实的手臂,双腿难耐的交缠,她现在多少也会迎合男人,“唔……嗯……”

  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轻微的哼鸣在室内响起,他的吻从柔软的双唇来到脖子,夏朝瑰侧过头接纳他的示好,欲望被进一步点燃,颤着声音说:“不……不要咬……”

  不管是胸部还是肩膀都有男人咬出来的伤痕,这两天正在痊愈中。

  季崇华刻意吻的啧啧作响,从锁骨亲到乳房,趴在她胸口吮吸,半张脸都埋进丰厚的乳肉中,吸着乳头又轻咬乳肉,夏朝瑰生怕他用力来一口,夹着双腿提心吊胆。

  季崇华玩弄够之后也不离开,趴在她柔软的双乳上,磁性清朗的声音带着不可言说的色情:“结婚前我没想到你的胸有这么大……”

  说着扯住一边的乳头在指腹间揉搓,“还以为是个柚子,脱了才发现是西瓜。”

  过于粗俗直白且夸张的比喻让夏朝瑰脸颊通红,“别瞎说……”

  季崇华轻笑一声,抬起她的腿,夏朝瑰配合张开,阴茎进来时只觉得小穴被破开,男人的力道让她有些窒息,熟悉的压迫感和快感令她拧起眉头,说不清是舒爽还是痛苦。

  她眼神空空的看着天花板,男人开始抽插,每一次都撞上最深处的软肉,撞得她腰肢酸麻,淫水直流,她咬着手背小声呻吟:“唔……嗯~”

  “舒服么?”季崇华只感觉每一寸皮肤都被紧紧裹住,穴里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在不停的吸着他的阴茎,忍不住加重了抽插的力度,肉体的拍打声越发强烈。

  夏朝瑰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男人掐住她的下巴对视,嘴角勾着恶劣的微笑,“爽不爽?”

  夏朝瑰看见他的视线就犯怵,歪着头挣开他的束缚,“别、别问我……唔~”

  硕大的龟头进出间勾的肉壁舒爽不已,小穴涌出更多水液,酸麻的不像话,恨不得男人一直做下去。

  季崇华也不逼她,抓住她的大腿根,用力向前撞去,强悍的力度整根抽出又整根没入,被贯穿的女人不得不抬起腰身,被干得向上一耸一耸,重重插入的酥麻感让她有些控制不住叫声。

  “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太快了……”夏朝瑰被他没有停顿的冲刺干得要死要活,还没从上一个高潮从缓过来就又被新的快感吞没,她知道季崇华想听什么,但在这张床上承认被他玩弄的很爽是件困难的事,一旦承认了,她前世的委屈与痛苦仿佛都成了一场笑话。

  “啊~又、又进来了……唔……”她放任自己浪荡尖叫,却决口不说出他想听的话。

  身体被翻转一面,她不得不跪趴在床上,屁股被男人拍的晃荡不止,她忍不住求饶:“别、别打……疼……”

  季崇华再一次将阴茎捅进去,夏朝瑰登时软了四肢,又被男人提起,“嗯啊~太深了……求你……别……啊~”

  这个姿势吞得太深,男人的又太长,让她差点窒息,腹部酸麻胀痛让她爽得差点晕过去,男人还不客气的一下又一下掐着她的臀肉抽插,操干的越来越快,粗糙的手指摸上她双腿间的阴蒂揉弄。

  “啊啊啊!嗯啊~啊啊啊~不要~”声音顿时便如水般柔媚,她被男人熟练的技巧弄得舒爽不已,眉头紧蹙,呻吟比春药还好使,刺激的男人更加用力戳弄,小穴的水不停往外喷,“啊~塞得好满……”

  季崇华被刺激的目露凶光,龟头死命朝里狠撞,她怎么能这么骚?这么会叫?前世怎么没发现她的小逼这么爽?

  “啊啊啊——!那里、那里好舒服~就是那里~”夏朝瑰向后扭动屁股,引导他去戳身体里的敏感点,“啊~”

  “骚货!你的逼真紧!”季崇华深猛的操干,插得她淫水四溅,溅的他腹部都湿了一片,“水真他妈多!你是不是尿了?”

  “没、没有……没有!啊啊啊啊!太快了!不要~啊啊啊~我要死了~要被干死了~”夏朝瑰高潮时还是被不停进出,泪水不自觉涌出,小穴敏感的不行,“不、不要……!让我休息一下!啊啊啊!”

  季崇华正爽着,按住她的肩膀用力摆动臀部,阴茎刻意顶在最深处摩擦。

  夏朝瑰被他玩的直翻白眼,身体紧绷,臀部不受控制的抖动,淫水一股一股往外流:“啊啊啊啊——!啊!”

  季崇华用力一顶,床都跟着晃了一下,精液射进她的身体,她爽的不停颤抖,瘫软的趴在床上,眼神空泛,强烈的快感让她大脑一片空白,仿佛要死掉一般,好几分钟后才回过神。

  季崇华给她一个眼神,她下意识爬过去,男人顺手把她搂进怀里,捏了下她的屁股:“把你的逼夹紧了,别把精液漏出来。”

  夏朝瑰闻言立马夹紧小穴,自从那次醉酒之后季崇华便不用避孕套了,反正也没那么容易怀孕,她便默许了他的行为。

  “刚才爽不爽?”季崇华摸摸她的小脸。

  夏朝瑰不吭声,只是趴在他胸前平复着呼吸。

  “小淫娃,做过这么多次了还害羞?”季崇华笑着捏了下她的乳头。

  夏朝瑰浑身颤了一下,只发出一点轻轻地哼声,乳房被男人像面团似的放在掌心中揉捏,雪白的乳肉留下红痕,她咬着牙忍受男人带来的快感,眼睛逐渐湿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