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办公室H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23办公室H
字体:      护眼 关灯

23办公室H

  夏朝瑰扶着落地窗,黑夜被霓虹灯照亮,紫色的天幕半点星光也无,裙子被掀到腰上,内裤不知所踪,她微微侧头看他,又转回看前面繁华喧嚣的都市,星星点点的灯火映入眼底,倒映出她失神的脸。

  男人毫不客气用力挺入,她的下体一阵饱胀,洁白的指尖在光滑的玻璃上无力抓挠,“啊……我、我站不住……”

  她说的是实话,昨天做了一晚上,今天本来就腿软,现在又不知道要做多久。

  季崇华用脚勾过椅子,抱着她一起坐上去,阴茎埋得更深,他舒爽的叹气,扒掉她的衣服,解开她的内衣,女人瞬间便光溜溜了。

  夏朝瑰捂住胸口,羞耻的小穴不停蠕动,她已经裸体了,男人却还是西装革履,头发都没乱,“关灯可以吗?”

  “不行。”季崇华一口回绝,“关灯我还看什么?”

  他前世是真没发现她的身体原来这么好看,腰肢细软,胸部绵滑,扭腰摇晃时乳头跟着甩出艳色的残影,还有她难耐又害羞的表情,关灯了他还看什么。

  “有什么好看的……”夏朝瑰扶住他的肩膀,触碰到他的西装布料时羞耻感越发浓重,好像她只是个送上门就能随便操的便宜女人。

  季崇华低头在她脖子上暧昧舔吻,她不由自主向后靠在办公桌上,倒方便了男人更进一步,她轻声喘息呻吟,整栋楼都无比安静,她更是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

  “啊!不要~”乳头被男人突然咬住,她的声音甜腻诱人,小穴内充实的感觉让她的理智渐渐溃散,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她难耐的扭动腰,眼里含着雾水,“不要咬……今天、今天刚消肿……”

  玻璃上清晰倒映出她淫靡的脸,哪怕脖子以下都被椅子挡住,也能从她不断起伏的动作看出他们此刻在做什么勾当。

  “真的、不要咬了……”夏朝瑰几乎是在哀求他,“要咬烂了……”

  季崇华把她的乳头当糖果似的用力吮吸啃咬,直到把乳头玩弄的灼热红肿,眯着眼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杰作又去玩另一边。

  “啊!嗯~”夏朝瑰只能咬住下唇控制声音,后背靠着桌子,她扶起被男人玩弄的那边乳头,抬高一些让他咬的不那么疼,声音夹杂着娇娇的哭泣,“轻点……轻点……”

  “唔……嗯!”呻吟越发淫浪,扭腰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啊……不要玩了……我要……”

  她甚少主动求欢,季崇华直起身体,把她放在桌子上,抓住她的脚踝用力撞了丧曲。

  “啊!太大了……啊啊啊~”她随着男人的动作晃动,阴茎直直的撞进最深处,恨不得把她捅穿,“慢点、慢点……我会被插坏的……”

  嘴上这么说着,小穴依旧柔顺的蠕动收缩,乳头被玩得肿了一倍,乳晕上有几个牙印,阴茎还一下一下的狠插,全部没入柔软白嫩的腿间,她不受控制的抽搐,快感一点点累加,“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高潮来的迅速又猛烈,她睁着眼睛,全身激烈的抽搐,脸颊泛着深粉色,“我、我要坏了~啊啊~轻些……”

  小穴昨天被干了一晚上还在发麻,今天又被狠干一顿,她甚至感到一丝烦躁的委屈,男人野兽般的攻势几乎要把她干到虚脱,用尽了蛮力,龟头撞得她腹腔酸软,耻骨生疼。

  “爽不爽?”季崇华掐住她的乳头。

  “啊啊啊!不要!”她说不出是疼还是爽,过大的刺激让她紧紧夹住小穴,乳头和乳晕都肿大了一圈,她在办公桌上不停扭动身躯,淫水一股又一股喷出,“不行!松手!松手啊!”

  “小骚货,你求我啊。”季崇华恶劣的看着她笑。

  “求你……求你……”夏朝瑰抱住他的手臂求饶,眼圈湿湿的,像只委屈的小狗,“我真的不行了……要坏了……要被你弄坏了……”

  “待会儿给我口交?”季崇华挑眉看她。

  “好、好……”乳房得到解放后她知道男人想看自己淫靡的模样,便抱住膝窝打开,眉头紧蹙,语气哀求又无奈,“快、快射吧……”

  季崇华察觉到她似乎不想和自己做爱,莫名不爽,捏住她的脸颊逼她直视自己,下身用力贯穿,“小骚货,看着我。”

  夏朝瑰不肯,但一转头就会被男人掰正,她只得看着男人,眼睛中有委屈与悲伤,季崇华越发不悦,他用力向上顶撞,语气恶劣:“老子操的你爽不爽?”

  “不、不要问我……”夏朝瑰知道他不开心,他对她没有丝毫了解,她却知道他的一举一动意味着什么,“啊……你、你好厉害……”

  她眼圈发红,配合的夹住他的腰,希望他的情绪能好一些。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粗暴,还要恶意揪着她的臀部玩弄,阴茎几乎要把她捅穿,他骨子里便是个恶劣的魔王,她讨好的姿态完全激发出了他的恶劣,语气也凶了起来,“哭什么哭?每次做爱都哭,我是打你了还是骂你了?”

  “没、没哭……”说完她就哭了,眼泪大滴大滴落下,呻吟也带上了软糯的鼻腔,他不肯她转头,她只得抱住他,眼泪渗进西装布料中,时不时吸一下鼻子,委屈至极的模样。

  季崇华气不过,他自认结婚到现在没做什么招惹她的事,干脆不惯她的情绪,先自己操个爽再说。

  “啊啊啊……轻一点……轻点……”夏朝瑰无助仰头呻吟,男人每一下都捣进最深处,浑身汗涔涔,“好深……太深了……”

  “你的骚逼可真会流水,我裤子都湿了。”季崇华的阴茎抵着宫口研磨,操得越发暴戾。

  “唔……啊~啊啊啊~嗯~”夏朝瑰被他玩得又痛又爽,双腿一直打颤,身体泛着淫靡的红,声线凄惨,“放过我……唔……”

  “放个屁!老子要干死你!”季崇华面色因为欲望有些扭曲,语气狠辣,“骚婊子!看看你自己的逼被我干得多爽,装哭给谁看!”

  说着用力扯住她的头发,逼得她不得不抬起上半身,“自己看看你的骚逼!”

  鲜红的小穴被阴茎翻开,捅入时四周的嫩肉都被推进一些,抽出时又带着内壁的嫩肉,男人紫红色的阴茎已经湿淋淋的,上面裹满了她的淫水。

  “不、我不看……”夏朝瑰推开他的手,却动不了分毫,“我不看!放开我!”

  “以后还哭不哭了?!”季崇华用力向她体内顶,她清晰的看见自己是怎样蠕动着小穴,呻吟越发娇媚。

  “不哭了……不哭了……”夏朝瑰急忙止住哭声,在心里痛骂他神经病,前世这个神经病已把她弄哭为爱好,仿佛她的眼泪可以变成珍珠让他拿出去换钱,现在又不肯她哭,不管哪一世都要和她对着干才开心吗?

  季崇华松开手,她重新躺回办公桌,眼泪不断流进鬓角,抽噎声却没有了,“啊~不……唔……好棒~”

  接收到男人视线的时候,‘不’字硬是变成了好棒,她张着双腿浪叫,下体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的呼吸凌乱不堪,呻吟越发甜腻,“啊~啊~啊~”

  男人离她越来越近,脸颊有他温热的嘴唇,阴蒂被大力揉搓,低沉灼热的声线在她耳边响起,带着一些无奈但更多的是谁都没察觉到的温柔:“爽就叫出来,下次别哭了。”

  “啊啊啊啊!”高潮来的突然又迅速,脑中炸开一片白光,她双腿紧紧交缠夹着他的腰,男人亲过来时既不抵抗也不迎合,只是痴痴的望着天花板,大脑一片空白。

  季崇华轻笑一声,掐着她的腰用力干,没几下便将精液射进去了,她还是一副痴痴的模样。

  ——————分割线——————

  尒説+影視:ρ○①⑧.run「Рo1⒏run」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