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HH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25HH
字体:      护眼 关灯

25HH

  “什……”夏朝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妈妈要进监狱了!你是不是要害死我们你才开心!”夏爸爸声音很大,1他发起火来的模样很吓人。

  “我妈妈死了!老东西你们两个都和她一起陪葬去吧!”夏朝瑰脾气冲上来骂得更加大声,“滚!我没你这个爸爸!”

  说完直接挂掉手机,转头看见站在门口的季崇华,吓一跳,心想完了。

  她把头发别到耳后,笑容局促,“你怎么进来了?”

  “你爸打来的?”季崇华知道她和家里关系不好,“因为你后妈的事?”

  夏朝瑰点头,神情有些落寞,其实心里已经要气炸了。

  季崇华没说什么,只是抱了抱她。

  因为她父亲的事情,季崇华一直到回家后都没怎么敢和她说话,一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二是怕她哭。

  季二少爷天生性格恶劣,看见别人哭就想笑,但他也知道这种时候笑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晚上,他正思考着该怎么开口,夏朝瑰已经柔柔趴上他的胸膛,“崇华,我的后妈现在怎么样了?”

  “后妈?”季崇华这才想起她的后妈,“叶舒处理了,他有间律所,应该已经进监狱了吧。”

  他大概猜到了夏朝瑰爸爸生气的原因,于是他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你想放她出来?”

  “不要。”夏朝瑰抬起上半身看他,凑上去亲他的嘴角,“谢谢你。”

  季崇华呆愣住,女人柔软的双唇没有任何挑逗的意味,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他,清澈的眼中有他都看不懂的复杂情绪,憎恨?感激?悲伤?

  他不知道。

  他的手在她的腰上抚摸,细腻柔软的肉摸起来像上好的丝绒布,手指贴着女人得身体滑行,一点一点伸进她的双腿。

  夏朝瑰没有拒绝,双腿慢慢分开,嫩肉蠕动吮吸,引诱他的手指继续向里伸。

  她标致的漂亮脸蛋上泛着淡淡的粉,双腿微微张开,她似乎已经适应了季崇华身上的香味,苹果花与雪松木混合后的味道,她向前挪了一些位置,掌心在他脸上摩挲,被粗糙的胡茬刮得发痒。

  冰凉柔软的手指在他脸上摩挲,她的呼吸喷洒在他的鼻尖,令人几乎要克制不住吻上去。

  “你身上为什么一到晚上就香香的?”夏朝瑰的声线柔和软糯,“是什么味道?”

  而且她一闻见就像被下了蛊似的控制不住心底的欲望。

  “你猜。”男人低沉的笑声像阳具刺进她的心口,欲望更加汹涌,她伸出柔软的舌头舔了他的嘴唇,第一次以进攻的姿态主动吻上他的唇。

  季崇华乐得享受,陷进她小穴里的手指突然勾起,吓得她惊呼一声,下唇被咬得微微发疼,他掐住她的脸扯开,依旧带着笑意,“咬得太用力了。”

  “你、你不要……啊~”话还没说完他便勾着她的穴肉抽插起来,她害怕的在他身上扭动,“不要……不要~”

  季崇华的阴茎已经硬挺起来,他一边抽插她的穴肉一边抓住她的手按在自己的阴茎上,“给我撸一撸。”

  夏朝瑰握着他的阴茎贴在穴口,“直接做……”

  “不想。”季崇华轻笑,打定主意要和她好好玩,又加了根手指,勾出她体内的淫水,湿润的水声在室内越发暧昧。

  夏朝瑰只感觉掌心几乎要被烫穿,灼热的阴茎似乎黏在她的手上,皮肉相贴,她只能缓慢撸动,呼吸开始急促,欲望让她放下自尊,只能软绵绵的撒娇,“直接做嘛……”

  她几乎没有撒过娇,这世醒来之后她便一直安静乖巧,还经常哭,季崇华有些飘飘然,欲望在心口叫嚣,他抽出手指,夏朝瑰立马扭着身体吞下他的阴茎。

  “好大哦……”她拧起眉头,穴口被撑开,边缘绷的几乎透明,里面湿软黏人,她艰难的扭起屁股,在他身上抽插,真丝睡衣和丰满的胸部在他胸口不停摩擦,身体上的快感竟然大过插在女人小穴的阴茎。

  她就趴在他的胸口喘气,热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胸口,没多久便累的动不了,她撑着男人的胸膛支起身体,阴茎陷得更深,她发出甜腻的呻吟,龟头捅进最深处,她开始扭动身体,“啊~这样、这样更舒服……”

  季崇华却有些不满,软软的女人趴在胸口的感觉令他舒爽又安心,这样只有性器相接,胸口的温度一下便转凉了。

  他掐住她的腰,阴茎撞到不可思议的深度,她发出忍受不了的呻吟,仿佛自己就是个随意玩弄的玩具,“啊~好棒~啊~”

  “爽不爽?”

  “嗯~爽~”夏朝瑰不再纠结于床上的那点事,床上的事在她心中已经不算事,只是一场双方很爽的性爱,没必要太把说出来的话当真。

  她没多久便到了高潮,紧窄缠人的小穴觉动着,像无数张小嘴那样用力吸着他的阴茎,季崇华嫌她的睡衣碍事,直接扒掉,光裸带来一丝不安全感,夏朝瑰捂住胸部。

  季崇华一掌拍开她的手,揉住她丰腴的乳房大力玩弄,小穴夹得更紧,刚刚高潮过的她没有一点力气,只能哀哀的求饶,“唔……轻点~轻点~”

  “你的小逼越来越紧了。”季崇华揪住乳头玩弄,“奶子也比之前大了。”

  “因为、因为你一直这样揉……”夏朝瑰有些害羞,当男人开始冲刺的时候她失控的叫出来,“……啊啊~啊啊!好棒~你操的我好舒服~啊~”

  季崇华像是得到了鼓励,翻身把她压在床上继续狠干,小穴鲜红,乖巧的吞吐着男人的阴茎,夏朝瑰则更加乖巧的张开大腿任丈夫操干。

  丈夫,这个称呼让她有一瞬间的抵抗,但快感淹没了理智,她很快又沉沦进欲望中不可自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