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原来你是被骂就会爽的类型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28原来你是被骂就会爽的类型
字体:      护眼 关灯

28原来你是被骂就会爽的类型

  “呃……啊……大……”夏朝瑰小口小口吸着气,一手勾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向后撑住桌子,几天没做小穴便不能适应他的巨大,只得努力放松小穴让男人能顺利进入,没多久便出了一身汗。

  意识到现在的姿态过于淫靡,她觉得自己在犯贱,明明知道对方不是良配却还要摆出这副模样与他做爱。

  季崇华搂着她的腰,低头亲着她软软的脸颊,看她一副被强迫的模样不满的咬一口她挺翘的鼻尖,语带威胁:“小骚货,不想做就直说!”

  “没有……”夏朝瑰抬头讨好的亲他的嘴角,“你弄得我好舒服……”

  季崇华惩罚似的用力揪住她丰满的臀肉,一鼓作气冲进最深,整根粗长的阴茎都深深埋进她的身体里。

  夏朝瑰瞪大双眼,舒爽中带着疼痛的刺激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眼泪从眼角滑落,她双腿张得越发开,头皮都发麻了,“啊……啊~”

  “小贱货。”季崇华笑骂一句,在湿滑的小穴里抽插起来,轻而易举便把她干得浑身发软,只能发出软软的呻吟,男人力道狠得几乎要顶穿她的子宫,“被操的这么爽还装什么处女?”

  “没有装……”夏朝瑰被他骂的浑身颤抖,爽得脚趾蜷曲,最深处的软肉被贯穿,她只能双目失神的呻吟,阴茎不停的钻进钻出,子宫已经麻木,穴口敏感收缩,“不行了~啊~啊啊~好爽……”

  “小贱货。”季崇华又骂了一句,感受到她紧缩的小穴,目光带着探寻的意味,“原来你是被骂会爽的类型啊。”

  “没有!”夏朝瑰立马否认,眼泪顺着眼角滑落,她两只手都勾住他的脖子,“不要……不要说……求你……我们、我们就这么做……”

  季二少爷性格里的恶劣因子开始作祟,他开始抽插,每次进入都戳在不同的角度,激烈的速度让她感觉五脏六腑都要移了位。

  “你可真贱,又要求着我操你又要摆出这种贱货模样。”季崇华勇猛的进出,像是要插烂她的小穴,“当婊子还立什么牌坊?”

  “啊啊啊!不、啊啊啊!没有!没有!”夏朝瑰被干得欢动触一片虚影,小穴很快被干的软烂红肿,她抗拒的推着他的胸膛,“啊啊啊!太快了!好重!求你!呜呜呜……我再也不敢了……”

  小穴被撞得通红,眼前一阵阵发黑,腹腔被不断挤压,她感觉自己快要昏过去了。

  “小婊子还立不立牌坊了?”季崇华捏住她的乳房不断揉掐。

  “不、不立了……不立了!啊啊啊!”小穴被撑到极限,艰难的吞吐着男人的阴茎,眼中有情欲也有痛苦,头发散乱在背后跟随她的身体一起晃动,“轻一点!啊啊!好深!”

  她快要被男人撞飞,淫水滑落到桌子上弄得她屁股湿了一片,一不小心滑了一下,阴茎进到难以言说的深处,她发出激烈的尖叫:“啊啊啊啊!好深!啊啊啊!”

  “骚母狗,现在知道爽了?”季崇华的速度没有减弱,在她身体里横冲直撞,温热的淫水从子宫深处流出,她的乳房被捏出了好几个红印,刺激的他欲望更甚,“说!老子干的你爽不爽?”

  “爽……”几乎要勾不住他的脖子,“去、去床上……”

  季崇华直接抱起她的双腿走到床上,站起的瞬间阴茎埋得更深,她紧紧揽住他的胸膛生怕摔到地上,雪白的胸部在他身上压得扁扁的。

  后背一接触到柔软的床铺男人便抽插起来,晃动不停地咯吱直响,淫靡的水声在室内响起,被填满的快感让她不自觉的挺腰扭动,“啊……啊!”

  她抓紧床单蹙着眉头,察觉到男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她开始轻微的挣扎起来,“啊!不、不要射进去……今天不可以……”

  “少废话。”季崇华对着她圆润的奶子拍了十几下,“是你先求老子的。”

  “啊!不要!不……啊啊啊啊!”胸部被打的很疼,她捂住胸部哭,“别、别打了……”

  季崇华掐住她的脸,盯着她崩溃混乱的小脸,将精液全部射进她的身体里。

  “啊——!”随着一声尖叫,夏朝瑰被迫接受了男人的浇灌,她根本无力反抗男人的欲望,敏感的穴壁不受控制的抽出收缩,胸部火烧般疼,她浑身颤抖着高潮,男人死死抵住她的小穴,将精液射满她的子宫

  被松开之后夏朝瑰转身抱住自己,像只小猫似的蜷缩着。

  季崇华见她这副模样几乎是立刻就硬了,他又压了上去,粗鲁的揉着她的屁股,在她细嫩的脖颈上啃咬,“小骚货,老子早晚得死在你身上!”

  “别、别说这种话……”夏朝瑰不得不仰起头,张开身体接受他的欲望。

  他的唇继续向下,咬住她一边奶子吮吸,含糊不清道:“刚才你怎么答应老子的?要当婊子就别立牌坊。”

  “不……不是……”夏朝瑰紧咬下唇,眼底尽是难堪,豆大的眼泪滴进他浓密的头发之中。

  季崇华吓一跳,抬头看见她的模样恼怒多于心疼,硕大阴茎二话不说全根没入,惹来她的惊呼,他用指甲恶劣的抠弄她的乳头,“臭婊子,求我的时候那么骚,现在爽到了就开始装纯?”

  “啊!别……”夏朝瑰小嘴微张急促喘息,乳头有些疼,子宫被男人撞得隐隐作痛,“没有……”

  “还说没有!”季崇华看见她不情愿的表情便冒火,干脆把她翻个面,阴茎往更深的地方钻,“老子今晚就把你的小逼干烂,等你明天下不了床,别人就知道你的小逼已经被我奸废了。”

  夏朝瑰艰难的跪趴着,听见他的话后害怕的一直哭,“嗯……不要……我错了……我不敢了……不要、不要让别人知道……”

  她张开双腿,压下腰身,屁股高高撅起,十足讨好的姿态,“不让别人知道……求你……”

  季崇华被紧致的媚肉包裹,舒爽的叹息,他揉着她的屁股,威胁道,“不想被别人知道就少摆出这副死了亲爹的样子,老子又不是不知道你有多爽。”

  说完掐着她的屁股再一次啪啪擦干起来。

  “啊……顶到里面了……好深……”夏朝瑰上半身已经没有力气支撑,她摔进床铺中,乳头摩擦着床单,意想不到的快感在体内升腾。

  季崇华摸进她的双腿间,拨开滑腻的穴肉,找到她挺起的阴蒂,手指掐住那里揉弄起来。

  “啊啊啊——不要碰那里!”夏朝瑰全身颤抖,又开始挣扎,“不要!不可以!啊啊啊啊!”

  “操!你是不是发情期到了?水真他妈多。”季崇华揉着她的阴蒂,抵住子宫深干,撞得她一耸一耸,肉体拍打声异常响亮。

  “啊啊~太、太快了……慢一点……慢点好不好?”她的声音甜腻,腰部随着男人的动作配合扭动,就差把口是心非四个字写在脸上。

  季崇华被她叫的血气上涌,怎么前世就没听过她这种棉花糖一样的声音?

  他箍住她的腰,拽着她的屁股往身下撞,“骚货!你的逼越来越浪了。”

  “真的不行了……啊……求你……”红肿的穴口几乎没有知觉,高潮来了一次又一次,肚子深处酸麻一片,“啊……呜……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又要……啊啊啊!”

  她摇着雪白的屁股,小穴用力夹紧,呻吟越发甜腻,季崇华也不再坚持,抱着她的屁股用力抽插,“母狗!干死你!把你逼干松看你还怎么勾引我!”

  “啊~啊啊啊啊~不!停……饶了我!”夏朝瑰有种子宫都被干穿的错觉,浑身汗涔涔的,理智在快感中破碎,连男人射进来了都不知道,只红着眼重复:“放过我……放过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