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老子明天还操你(H)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31老子明天还操你(H)
字体:      护眼 关灯

31老子明天还操你(H)

  次日,夏朝瑰的膝盖更加严重,季崇华连忙喊来家庭医生,对方检查过后,问:“真的只是摔了一跤?”

  夏朝瑰杀了季崇华的心都有,她强撑着点头,说:“对,摔的。”

  季崇华自知理亏,替她换药按摩,甚至给她搞来一把轮椅。

  “你今天要和我一起上班吗?”

  夏朝瑰幽幽的看了他一眼,摇头。

  “有我照顾呢,你快去上班。”苏伊婉大概能猜出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由得瞪他一眼。

  季崇华讪讪,只得先去上班,苏伊婉推着她到花房里吃早午餐,没有戳穿她的尴尬,问道:“华华知不知道崇礼的事情?”

  “不知道,但是他说,感觉叶有点怪怪的。”夏朝瑰决定暗示一下,虽说苏伊婉猜到的可能性不大……

  “叶舒?他怎么了?”苏伊婉轻笑,“那孩子最懂事了,我看着他长大,不管崇华还是崇礼都没他厉害。”

  苏伊婉说的是实话,叶舒不管能力外貌气质性格都比季崇华好,夏朝瑰都想嫁给她。

  “就是,那个,”夏朝瑰斟酌着语句,“他和大哥玩的很好哦,我还挺喜欢他的。”

  说完她就后悔了,在婆婆面前承认自己喜欢另一个男人,她是嫌自己过得太舒心了吗?

  苏伊婉笑笑,说:“你在华华面前别说这些话,他小心眼。”

  又不对我小心眼。夏朝瑰在心里补充。

  傍晚季崇华下班回来后,他和夏朝瑰说下周要和叶舒一起出差,出差一周。

  夏朝瑰收衣服的动作顿住,小心翼翼的试探:“你们两个……要睡一个屋吗?”

  “我和她怎么睡一个屋?我又不是……”说到这戛然而止,他有些含糊的敷衍,“我又不是谁都能睡。”

  说完他自己都觉得这句话奇怪,便又找补道:“我只和喜欢的人一起睡。”

  夏朝瑰‘哦’了一声,心想怪不得前世那么卑微的求他都只能自己去衣帽间打地铺。

  季崇华却挺得意,认为夏朝瑰一定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了。

  “你要不要一起去?”他又问道,“反正蜜月没玩完。”

  夏朝瑰不是很想和他呆在一起,还没来得及摇头他就开始替她收拾行李,神情兴奋动作迅速,她不好破坏他的兴致,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和他去一趟吧。

  夜里,季崇华的手再次探向她的下身,夏朝瑰紧紧夹住双腿,“膝盖还没好……”

  “我这次轻一点。”季崇华的手指已经钻进她的小穴,这里一直都是湿湿的,他这几天射进去的精液一直没流干净,摸到自己的东西他还挺嫌弃,抽出手指直接分开她的双腿换上阴茎。

  “呃……!”夏朝瑰眼圈微红,每晚都被迫在男人身下张开双腿,她既羞耻又无可奈何,甚至卑微的请求,“今晚……只做一次好不好?”

  “两次。”

  “一次……”

  “叁次。”季崇华开始抽插,于是夏朝瑰又不说话了。

  他退出一点根部,又重重捅进去,抱着她的身体干个不停。

  夏朝瑰耳边是床铺摇晃的嘎吱声,她记得刚结婚那几天这张床是不会响的……

  她羞耻的蜷起脚趾,双腿再分开一些,肉体拍打声越发响亮,“轻点……轻点啊……”

  她抱住他宽厚的身体,额头抵着他的肩膀,迷迷糊糊的想着前世的事情,她实在不知道这辈子到底哪里吸引了他,明明前世求着他他才勉强做一次,而且每次都是在她小穴抹满润滑油后匆匆结束。

  她的走神让季崇华不爽,于是他将她的双腿枕到臂弯中,托着她的屁股直接站起,硬挺的阴茎一瞬间顶入最深,摔落的恐惧让她不得不紧紧抱住男人。

  “啊……!啊……!你干嘛!不要!”

  季崇华挺起腰杆大开大合的操干,阴茎在最深处一直磨,磨得她小穴水流不止,“贱货,老子干的你不爽吗?在我的床上还敢想别的。”

  “没有……没有想别的……啊啊啊啊啊……!”夏朝瑰的呻吟被男人捣的破碎不堪,红肿的私处收缩着挤出更多汁液正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男人有力的顶撞让她恐惧,泪水又流了下来,自从那天说了搭伙过日子后,她几乎每天晚上都被男人干的一直哭,求着他不要再做了。

  和前世几乎没什么区别,每晚都在哭泣和哀求,不过前世是求他施舍一些爱给自己,这世是求他不要再“爱”自己了。

  “真骚!欠干!天天晚上就会勾引我!”季崇华下身不断往她下体塞,敏感的私处很快开始收缩,这段时间的频繁欢爱已经让她变得很敏感了。

  “慢点……呜……慢点……我抱不住了……”夏朝瑰被他干的小腿乱颤,淫水和昨天亦或者是前天射进去的精液随着抽插缓慢流出。

  季崇华于是又把她放在床上,低头恶狠狠咬了口乳肉,阴茎对准了穴里深处的软肉狠干,“干烂你的逼!让你整天勾引我!”

  说着把手指塞进她的嘴里搅弄,“松松你上面的逼,待会给老子舔鸡巴。”

  “不……呃……好难受……”夏朝瑰扭着头想躲避他的手指。

  “鸡巴你都吃得下,几根手指难受什么?”季崇华勾住她的上颚,甚至用手指伸进她的喉咙里,听见她的干呕声后才抽出,一下又一下拍着她的脸,“让你叫!把你上下两个洞都捅烂!”

  夏朝瑰从来没被他打过脸,不怎么疼,但也不是不疼,屈辱感让她又哭又叫,屁股下的床单湿的更加厉害,“不要!不要!啊啊啊……!”

  “浪货!干的你爽不爽?”

  夏朝瑰已经分不清现在是爽还是疼,她的脸颊被男人打的微红,穴肉无意识的痉挛着,漂亮的眼睛里盛满泪水,大张嘴喊出的却是气声。

  季崇华知道她高潮了,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她腹腔中肆虐,“贱货!逼都被我干松了!”

  他抽出阴茎,叁根手指在她穴里搅弄几下,不耐的啧了一句,“你的烂逼现在这么松老子操起来都不爽了。”

  夏朝瑰很想说不爽你就找别人,但想到他昨天发疯的模样又不敢说话。

  季崇华把她的腿掰得更大,私处变成一条细细的缝,他猛的挺进去,小穴更烫更紧,她还嘤嘤直哭,痛苦的在床上扭动挣扎,带着哭腔:“要裂了……要裂了……”

  “你的逼又松又烂,没那么容易裂。”季崇华伏在她身上耸动个不停,腰胯的力度几乎把她的耻骨撞碎,“叫声老公听听。”

  “不想叫……你放开我……!”夏朝瑰双腿张得太开,腿根涨涨的疼,小腹更疼,还夹杂着难以言喻的快感,她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行了。

  “叫不叫!?”季崇华往她后穴里塞了根手指,“不叫老子把你屁眼一起奸烂!”

  “老公、老公、老公……求你……”夏朝瑰滚烫的喘息着,“那里不可以!求求你……怎样都行……只有那里……”

  季崇华哼笑一声,她的淫水把股沟弄得一片湿淋,真要干也不是不行。

  于是他又尝试着加了根手指,果然换来女人更大的尖叫,她瞪大双眼,不停的摇头扭动,“不行!不可以!求求你!求求你!哪里都可以给你玩!我会听话的!不要!不要!”

  季崇华抽出手指,一把扣住她的腰快急促顶撞,夏朝瑰生怕他又打后面的主意扭着腰配合,“啊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啊——!”

  “操!你真他妈会夹!骚死了!”季崇华肆意撞击,阴茎越来越勇猛,“叫老公!求老子把精液射进你逼里!”

  “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啊……!老公……呜……求你射进来……小逼想喝、喝你的精液……”

  季崇华被她喊得几乎要发狂,硕大的龟头次次捅进最深,最后在抵在深处,在她高潮抽搐的小穴里酣畅淋漓的射了出来,发狠的在她耳边沉声道:“今天先放过你的屁眼!”

  夏朝瑰羞耻的几近崩溃,这边还哭得直抽抽,那边季崇华又干了进来,又是一整晚的求饶尖叫和流不完的眼泪。

  “臭婊子!”季崇华特别热爱在床上用各种侮辱性的话语把她骂哭,“老子嫖的你爽不爽?”

  “我不是……不是婊子……”夏朝瑰膝盖有伤今晚只能躺在床上被他顶撞,不论怎么叫喊哭闹都脱离不了男人的大手和在肚子里不断贯穿的阴茎。

  “你不是婊子是什么?还是不用老子花钱的免费婊子。”他埋头在她晃动的胸前舔咬,叼着她的乳头含糊不清道,“妈的奶子真骚!不要钱的臭婊子!”

  “别说了……呜……轻点……轻点……”夏朝瑰下意识抱住他的头,胸脯下意识向前送,“你这样侮辱我有、有意思吗?”

  “有,我他妈快爽死了。”季崇华再一次深深挤进她的腹腔射精。

  夏朝瑰抱着肚子尖叫求饶,等他射完后肚子依旧涨得非常难受。

  季崇华没有抽出阴茎,还放松力气趴在她身上,抓着她的奶子含弄,语气透着恶劣的笑意,“还有一次。”

  夏朝瑰浑身一颤,知道他今晚依旧不打算放过她,流着泪满脸失神,她的手摸向肚子,“你、你怎么可以射这么多……”

  “把你肚子灌满些你就不会发骚了。”季崇华撑着头欣赏她性爱后狼狈的模样,“啧啧,真可怜。”

  “求你……不要做了……我不想做……这几天我下面一直、一直疼……”夏朝瑰抱住他的手臂,“今晚不要再做了……我肚子好涨……你射的太多了……”

  季崇华摸着她软滑的脸蛋,眯着眼在思考。

  夏朝瑰见状更加努力的求饶,“让我休息一天,就一天……求求你了……”

  然而,男人思考过后还是把炙热的阴茎抵在她的腿间,凶狠熟悉的力道又一次把她贯穿,熟悉的快感席卷全身,她抱着男人滚烫的身体无声落泪。

  等季崇华满足后已,夏朝瑰已经控制不住崩溃大哭的欲望,她的胸部腹部臀部都有男人留下的痕迹,红肿的腿间更不用说。

  季崇华重生后还是第一次看她哭得这么可怜,难得大发善心把她搂进怀里,然后肩膀被狠狠咬了一口。

  夏朝瑰恨不得把两世的气一起出了,咬的他肩膀血淋淋才松口。

  季崇华皮糙肉厚,压根不在意这点小伤,甚至哼着歌抱她进浴室洗漱,在她耳边说道:“你哭也没用,老子明天还操你。”

  夏朝瑰疲倦的闭上双眼,突然无比怀念前世不热衷于性事的季崇华。

  ——————分割线——————

  俺真的好爱这种粗暴的H!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