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发现秘密(纯剧情)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32发现秘密(纯剧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32发现秘密(纯剧情)

  连日的欢爱让夏朝瑰疲倦不已,在饭桌上吃饭都能犯困,看得苏伊婉担心不已,忍不住问:“你这几天怎么了?”

  夏朝瑰摇头,强笑道:“没睡好,不要紧。”

  “点些熏香吧,很容易就睡着了。”

  “是。”夏朝瑰回道,又强打起精神与她出门参加聚会。

  当天夜里,夏朝瑰异常不安,她想休息一天,不知道季崇华会不会答应。

  “崇华,”她假意柔顺的靠在他肩膀上,“今晚不做行不行?”

  “可以啊。”季崇华答应的无比干脆,“你来月经也做不了。”

  夏朝瑰微愣,下意识说,“我没来。”

  “我闻到你身上的血味了。”季崇华刷着手机,头也不抬的回道。

  夏朝瑰又是一愣,她半信半疑的走进洗手间,确实来了,只有一点点血迹,几乎看不出,就这么点血他还能闻见味道?

  处理好后她又躺回床上,问:“你还能闻见血腥味吗?”

  “不怎么腥,只是血的味道。”季崇华纠正道,“一直能闻到。”

  夏朝瑰于是又进浴室冲了个澡,还喷了点香水,又爬到他身边,问:“还闻得见吗?”

  “一直闻得见。”季崇华捂住鼻子,“别喷那么多香水,闻得我头晕。”

  夏朝瑰很不安的抓着衣服闻来闻去,“血的味道很重吗?”

  “不怎么重,比你的骚水清淡多了。”

  夏朝瑰脸蛋发烫,她不喜欢身上有异味,“我再去洗个澡。”

  “不用去了。”季崇华把她拉进被子,像八爪鱼似的把她禁锢在怀里,“只有我能闻见。”

  夏朝瑰半信半疑,第二天问苏伊婉能不能闻到自己身上的血味,答案自然是没有。

  “怎么了?”

  “崇华昨天说能闻到我身上的血味。”夏朝瑰异常不安,“味道很重吗?”

  “别理他,他从小就是狗鼻子。”苏伊婉安慰,又问起心理医生的事,“看过心理医生了吗?她怎么说?”

  “她说我没问题,应该只是做梦吧,这几天都没看见了。”夏朝瑰回道。

  “没看见了?”

  “嗯,就是那个……”夏朝瑰有些尴尬,“睡得比较沉。”

  每天晚上像砧板上的肉那般被玩弄,她连睡眠时间都不够,更没有在半夜惊醒的多余精力。

  说什么怕什么,夏朝瑰得到充分休息后又在半夜醒来了,旁边是一只金色的大老虎,毛皮厚实,呼吸沉重,她假装什么都没看见闭上眼睛转身睡去,结果虎爪子搭在她的肩膀上,锋利的爪子几乎要陷进她的皮肉。

  又是一声尖叫,灯泡打开后依旧什么都没有,季崇华现在连睁开眼睛都懒得,翻身用被子盖住头,“叫小声点。”

  夏朝瑰被吓得半死,在屋子里寻找起来,不管床底还是书桌都空无一物,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难道真的是幻觉?

  她半信半疑的拉开被子,难道是妈介绍的心理医生太拉了看不出她的问题?

  忽然有什么东西擦过手背,柔软光滑的毛绒的质地,夏朝瑰低头看去,一条金色的、毛茸茸的尾巴从被子底下钻出。

  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她顿在原地,季崇华不满的喊叫传来:“你进不进来?掀着被子干嘛?”

  随着他的话语,尾巴动了动,烦躁的在床面拍打。

  夏朝瑰盖上被子,探头去看季崇华的睡脸,黑色短发中不知何时冒出两只尖尖的薄薄的耳朵,和她大学室友养得狸花猫一模一样。

  她伸出手戳了戳,耳朵动了动,季崇华不爽道:“你碰我耳朵干嘛?”

  夏朝瑰立马缩回手,心跳得飞快,她重新躺回被子,在心里告诉自己:做梦,我在做梦,我一定在做梦。

  不知道多久后,她又睁开眼睛,季崇华已经正面对着她,那对耳朵还在,一切都在提醒她她看见的都是真的。

  夏朝瑰失眠了一整晚,她回想起前世的事情,又仔细思索了重生以后的事情,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季崇华的表现一直是个正常人类。

  天色将亮不亮时她猛地顿悟,她不是重生,她是穿越,她来到了一个异世界,这个季崇华不是与她相处过的季崇华,所以他从结婚开始一直对她很好,因为这个季崇华是好人,她穿越前的季崇华是人渣。

  不知什么时候才睡着,夏朝瑰被季崇华起床的动静吵醒,他又是个正常的人类了。

  “我不舒服,今天不吃早饭了。”夏朝瑰含糊说道。

  “肚子不舒服?”季崇华以为她痛经,贴着她的额头闻了会儿,血味越发浓重,“要不要找医生看看?”

  “不用,我睡一觉就好。”夏朝瑰翻个身,“你去忙吧。”

  季崇华整理好后就出门了,下班回来的时候给她带了一小块柠檬蛋糕。

  苏伊婉见状刻意逗他:“怎么不给我带一块?”

  “您找我爸要呗。”季崇华嘟囔道,躲过季远闻落下来的手掌,拉着夏朝瑰去角落吃蛋糕了。

  柠檬蛋糕酸酸甜甜的,又不腻人,吃着心情都好很多。

  季崇华见她脸色好很多,问:“你还难受吗?”

  夏朝瑰摇头,微微垂头又抬眼的动作很像知道自己犯了错事的无措的小动物,她还在纠结老虎的事,现在在纠结要不要当面问问他。

  季崇华向来是个心大的,他并没有发现夏朝瑰的不对,只觉得她这副模样很好看,没忍住低头在她嘴角亲了口,然后听见苏伊婉在后面笑他。

  夏朝瑰很尴尬,脸颊滚烫,她转过身背对着一双父母,季崇华是个脸皮厚的,嬉皮笑脸的又凑上去亲一口,差点把她惹哭。

  夜里,夏朝瑰还在纠结要不要问问他关于老虎的事,难道季崇华知道她不会怀孕是知道他们有生殖隔离才肆无忌惮?

  她正发散着思绪,季崇华搂住她,问:“在想什么?”

  “没什么。”夏朝瑰还是不敢直接问,转移话题道,“我现在身上还有血味吗?”

  “有,等你生理期过了才会消失。”季崇华回道,手指在她腰间暧昧摩挲,意有所指道,“我闻得出来。”

  夏朝瑰知道月经结束后他照旧不会放过自己,没忍住打个颤,决定还是闭嘴,怎么看都是个不能随便被外人知道的秘密,她还没自恋到认为自己在他心中是‘内人’。

  不过知道那只老虎是季崇华后,她再次半夜醒来时便不觉得害怕了,翻个身又很快睡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