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人兽play(人外,慎入)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38人兽play(人外,慎入)
字体:      护眼 关灯

38人兽play(人外,慎入)

  季崇华正靠在车边等她,她一出小区便看了过来,两道视线像即将将猎物吞吃入腹般。

  夏朝瑰走到他身边,垂着视线不敢看他,但语气和之前一样谦顺温和,“你不用特意来接我。”

  “顺路。”季崇华笑了一下。

  夏朝瑰差点跑走,但她还是上车了,并在季崇华的要求下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季崇华的手突然伸过来,她连呼吸都不自觉放轻,对方扯过安全带,指节可以划过她的乳房,安全带卡在胸部中间勒出深深的痕迹,他吹了声口哨,将安全带卡好后便启动车辆。

  夏朝瑰的五官因为恐慌脱序,路灯不断划过她的脸,像恐怖片中在闪烁灯泡下若隐若现的女鬼。

  回到家后,季崇华问她有没有吃过晚饭,她点头,像清朝时被抬到皇帝床上的妃子那般没有尊严的跟在他后面走进卧室。

  她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季崇华立马拥过来,手伸进她的裙子,发现她没穿睡衣时笑了,“这么主动?你知道今晚要干嘛吗?”

  夏朝瑰点头,被压在床上,橘黄色的房间灯光被调成白昼的颜色,她身上的每个地方都被看得清清楚楚,她感觉自己快被灼伤了。

  “你前晚说的话,”季崇华脱掉她的衣服,缓缓揉捏起她的乳房,“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夏朝瑰哭了。

  季崇华拭掉她的眼泪,语气扬起,“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变成老虎?”

  “你是妖怪。”夏朝瑰只能想出这个,意识到自己哭了立马擦掉眼泪。

  “差不多。”季崇华牵起她柔软的小手,按摩她的掌心,“放心,不会很痛的。”

  “做、做完后我会怎么样?”夏朝瑰不安的问道。

  “不会怎样,做完意味着你被我标记了,任何同族看见你都知道你是我的人。”

  “那妈妈和爸爸不就知道我们做过了吗!”夏朝瑰很不能接受。

  季崇华很无语,说:“是的,在这之前他们以为我俩晚上盖着棉被纯聊天。”

  “……”夏朝瑰只得沉默的看着他,因为羞耻、害怕、紧张而微微颤抖,抓着床单的手收紧又松开,转瞬间压在身上的便不再是人类。

  只看一眼便吓得不敢动弹,她紧闭双眼,双腿微微缩起,脖子和嘴唇被带着倒刺的舌头轻舔,止住的眼泪又漏了出来,她能感觉到那些刀刺在身上乱舔,微微的有些疼。

  “不要……唔!”刚张开嘴对方宽大的舌头便塞了进来,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和非人类接吻,夏朝瑰几乎要咬断他的舌头跑掉。

  但他的舌头太大,把她嘴里塞得满满,只能张着任他来回舔弄,上面的倒刺刮得她很疼,口腔疼,舌头也疼。

  等对方把舌头伸向胸前,夏朝瑰终于鼓起勇气看了他一眼,看见压在胸前的硕大的毛绒的脑袋时,哭得很惨烈。

  季崇华不爽,牙齿轻而易举咬住她整个肩膀,微微用力她便不敢哭了,于是他继续舔她的乳房,他刻意用了些力气,只一下便把乳房舔出道道红痕,再用点力气就能舔出血丝。

  夏朝瑰强忍着逃离的冲动,肩膀被男人的前爪按住,毛绒的触感反而让她冷静了一下,欲望夹杂着香味在体内升腾,她稍稍张开双腿,柔软的皮毛和带着倒刺比平时还粗壮硬挺的阴茎在她大腿内侧摩擦,同样有些微微的疼,但比舌头好很多。

  夏朝瑰不看都知道有多大,眼泪流的更加凶猛,这和动物世界说的不一样。

  当男人的舌头舔到下面时她差点一脚蹬飞那毛茸茸的大脑袋,“不要!不要这样!”

  季崇华与她对视一会儿,然后伸出舌头在她下面舔了一下。

  “啊——!”夏朝瑰尖叫起来,比起疼更多的是害怕,她的腿被迫张开更大,阴蒂被粗糙的舌头刮过,像被毛刷似的。

  “不要!不要这样!”夏朝瑰哀求,那舌头却不由分说钻进小穴舔弄起来,微微的倒刺,仿佛勾着她的穴肉往外扯。

  “不要——求你了……呜……好恐怖……”夏朝瑰身体瘫软在床上动弹不得,只能哭着求饶,“我好害怕……”

  季崇华整个压上她,阴茎顶在她的穴口,安慰似的用爪子摸摸他的脸,毛绒的触感确实有点治愈,但夏朝瑰还是很害怕。

  巨硕的龟头往里挤,刚挤进半个便生疼,她浑身发抖,揪住他的皮毛啜泣,羞耻和疼痛几乎让她昏死过去。

  下体被不间断的破开,窄小的穴口被撑到极限,意识纷扰混乱之时,季崇华用舌头舔她的脸,试图让她放松下来。

  夏朝瑰脸颊被舔得通红,尽量放松身体,下身刚松了一点他便整个人狠冲进来。

  “啊啊啊啊啊!”夏朝瑰眼前一黑,他的阴茎上也有倒刺,无数个明显的小凸起剐蹭着她的甬道,从未有过的深度让她害怕,连哭都哭不出来,泪水无声滑落,双腿大张垂在床上,他的每一次进入都狠狠撞击着子宫,她感觉五脏六腑都要被抽出来。

  性器上的倒刺在进出中摩擦着内壁,穴口很快火辣的疼,她艰难的大张着嘴呼吸,只能任他在自己身上放纵抽插,她的意识也逐渐涣散。

  “啊……啊~太大了……好大……怎么会这么大~”夏朝瑰抓住他的皮毛,心里害怕到不行,身体却因为快感开始迎合,“你……啊……不要!”

  季崇华用力抽插,捅的越发深了,隔着平坦的肚子都能看见微微的凸起,她感觉下体真的要被插烂,依旧火辣辣的疼,她现在只想着被他狠狠抽插。

  “啊……啊啊啊啊~要被搞坏了……嗯啊~崇华……好猛……你的这个好大……”

  季崇华发出舒爽的低吼声,下体用力挤入里面,龟头进到难以置信的深度,夏朝瑰呜咽着哭了出来,“太深了……不要再进去了……我会坏掉的……”

  她的身体上下晃动,乳房荡出淫靡的模样,“啊、啊!伸进去了……!子宫、你、呜呜……”

  抽插时的阻力越来越大,男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夏朝瑰感觉整个腹腔都要被拖出来似的,“轻点!轻点!呜……我不行了!”

  她感觉季崇华快射了,内心不由得一阵恐慌,他会怎么射?动物世界里说老虎的那个带倒刺,会勾住母老虎的下面确保受精完成。

  夏朝瑰不知道被勾住和受精哪个更恐怖,她只是个人类不应该承受这些痛苦,她哭得几乎要喘不过气,尖叫声也越来越响,直到季崇华忍受不了用爪子蒙住她的嘴,喉中发出野兽似的低吼,最后顶进最深射了出来。

  夏朝瑰瞪大双眼,身体不住颤抖,喉间发出嘶哑的颤音,她想爬开季崇华身下,但是阴茎明显勾住了身体里的某个部分,她一动便牵扯到里面,不疼,但足够吓死她了。

  “为什么……有东西勾住了……”夏朝瑰有些崩溃的大哭。

  季崇华变回人形,搂着她翻身,难得柔声道:“不用怕,待会儿就没事了。”

  夏朝瑰趴在他胸口抽噎着逐渐冷静,阴茎终于软掉顺利脱出,她发现精液漏不出来了,全部堵在肚子里,涨涨的。

  “会不会……怀孕?”夏朝瑰说一下便抽抽一下,她前世都没哭过这么惨。

  “不会,没那么容易怀孕。”季崇华摸着她柔软的黑发,“哭啥?你不爽吗?”

  “……”夏朝瑰没吭声,爽是一码事,怕是另一码事,与野兽做爱什么的已经突破她的心里极限,她怕季崇华还要再来一次,干脆闭上眼睛装死。

  季崇华知道她在装睡,但也没拆穿,反正以后时间有很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