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被干成母狗了(H)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40被干成母狗了(H)
字体:      护眼 关灯

40被干成母狗了(H)

  夏朝瑰对季崇华的态度最近有了肉眼可见的变化,平时黏黏糊糊,在床上也乖巧可人,季崇华一进去她就满脑子想着他的精液射进肚子里的感觉,接吻的时候更是开心的要命。

  “唔……嗯~插我……嗯……”夏朝瑰紧紧抱住他,含糊不清说道,嘴里的舌头异常激烈的迎合男人,迫不及待吞咽下他的口水,甚至在他抽出时吸着他的舌头不肯松开,“要亲……唔……亲我……”

  季崇华轻而易举掐着她的腰把她提起推到一边,语气委婉:“我今天有点累了。”

  “不能累……”夏朝瑰又爬回他身上,趴在他胸口,语气委屈无助,像只迷路的小兽,“不要累嘛……我后面也可以干……人兽也可以……”

  季崇华眯起眼,眼中有得意,语气却还是很惋惜,“你前几天不是说太累了吗?正好今天我们都休息一下。”

  “不要休息……”夏朝瑰都快哭出来了,她舔他的唇,用她的乳蹭他的胸膛,“不要休息好不好……我哪里都给你插……”

  “哪里都可以?”季崇华眯起眼睛,“先给我舔硬吧。”

  “我想用下面舔。”夏朝瑰笑嘻嘻的用手在他阴茎上撸动,“已经很硬了嘛……还说不想做,又骗我……”

  季崇华在她脸上拍了一巴掌:“让你舔就舔,再废话不做了。”

  “凶巴巴……”夏朝瑰撇嘴,明明他看着很冷漠恐怖,但她就是能感觉到他现在其实很开心,腿越发软,下体越发湿润,她越发想摆出臣服的姿态讨好男人,“我想跪在地上舔。”

  “小贱货。”季崇华笑骂一句,起身穿好衣服,“正好我要开个线上会议。”

  “不要嘛……”

  “就二十分钟,乖乖给老子吸鸡巴。”他拉着赤身裸体的她坐到书桌前,把她塞进底下,阴茎直挺挺的对着她的脸。

  季崇华根本没什么线上会议,他打开电脑后开始看电视剧了,夏朝瑰已经无心管他在干嘛,张着嘴巴把阴茎含进嘴里,用喉咙挤压吮吸,发出嗯嗯呼呼的声音。

  突然又想到他现在在开会要小声些便收敛了,只剩下轻微的口水吞吐声。

  希望他能早点结束,可他实在太强壮了,夏朝瑰嘴巴已经全酸了,她抬头哀求的看着男人,嘴里的动作也不敢停。

  季崇华眼睛都没往下瞥一眼,说:“起来,自己动。”

  夏朝瑰立马起身,膝盖跪在两边柔软的椅子,季崇华在她乳头上狠掐一下,板着脸说:“挡住我看电视了。”

  夏朝瑰发出浪荡的呻吟,握住阴茎对准穴口慢慢下坐,发现他的眼睛还在看着电脑时哭出声音来:“你看着我嘛!”

  “你不够骚,我喜欢看骚的。”

  夏朝瑰搂住男人的胸膛,有规律的收缩夹紧小穴,越坐越下,她哭叫着扭腰,“受不了了!装不下了!”

  男人用力一个狠顶,整根没入的同时她呜咽着红了眼角,“啊……好粗……太粗了……我、我还要……”

  她开始放荡扭腰,大量液体被挤出,她被操到了最深处,深深的快感将她缠绕,小穴被一下又一下挤开,女人主动的抽插没有什么技巧,直上直下的贯穿紧致的甬道也足够她搂着他不停发出猫似的呻吟,“好舒服……啊~你看看我嘛~不要、呜……不要看别的地方……”

  季崇华捏住她的脸,刚才下手没怎么收住力道,把她左脸颊都拍红了,他故意放柔语调,香味熏得女人更加神志不清,他还刻意放柔声音:“脸疼不疼?”

  “不疼……”夏朝瑰痴迷的贴着他的手背,随后把他的手指吞进嘴里吸吮,就像刚才吸他的阴茎那样,舌头在指间打转,小狗似的看着他,讨好意味十足。

  季崇华直接抽出手指,在她腰上擦干,躺回袜子,一副大爷的模样:“动。”

  夏朝瑰小腰立马扭起来,又扭又动,声音浪荡淫靡,“啊啊啊啊!好棒!搞死我!啊……!”

  她疯狂耸动臀部,阴茎在小穴来回进出,一副被操得回不过神的模样,虽说干了这么多次,男人的尺寸还是让她吃不消,“啊~啊!!你好大!真的好大!好棒!”

  “欠操的小婊子,鸡巴刚捅进去就发大水!”他又揉着她的乳房,滑腻又柔软的手感让他爱不释手,“长这么大奶子勾引谁?贱人!”

  说完用力一掐乳头,揉搓揉的姿势更加粗鲁。

  “啊!轻点!你要揉坏我了!”夏朝瑰放声大叫,层层堆挤的媚肉一次又一次被挤开,她忍不住向他的方向倒去,靠在他胸口,雪白的腿间一次又一次吞吐着男人黑色的阴茎。

  “贱货,揉坏最好!看你还怎么勾引别的男人!”季崇华的语气越发粗暴。

  “我只勾引你~”夏朝瑰又抱住他,声音娇嗲,“太猛了……啊啊啊~轻点~我要坏了~”

  “烂货!你的逼耐操着!母狗!”季崇华在她子宫里深插几下,戳进子宫射了出来。

  “啊啊……!好棒!你射了好多~”夏朝瑰讨好的蹭着他的脸,小穴也紧紧夹着,生怕精液漏出,她时不时抽搐一下,她知道他的阴茎正堵在里面,勾住了她的子宫,她只能保持住这个姿势,直到他射完。

  季崇华又把她压在床上咬她的乳头,等她哭得快喘不上气的时候才又把阴茎塞进去趴在她身上耸动,夏朝瑰已经满脸失神。

  “你可真他妈好干!把你的逼干肿后反而夹得更紧了!”季崇华揉着她被咬伤的乳房,又白又滑,手感真他妈不错。

  “啊~太快了~别插那里了~”夏朝瑰将双腿张得更大,神情浪荡淫靡到了极点,小穴吸着阴茎,没多久又摇着屁股高潮了,“里面好多精液……啊啊啊啊~太多了~好多啊~射太多了……”

  她推了推他,只换来男人更重的揉捏,接着又架起她的腿不要命似的抽插,插得她浑身脱力,他刻意缓下速度,“很累吗?累就算了。”

  “不行……我要嘛……”夏朝瑰双腿分得更开,脚趾蜷起,“把我肚子、啊~干破都可以……”

  “那还不夹紧点!你的烂逼还这么松我就把你扔到巷子里,让你被其他男人轮奸!”

  “不要!不要!只要被你强奸!”夏朝瑰脸颊酡红,紧紧抱住他,“用力!插死我……”

  季崇华绷紧全身的肌肉,阴茎发狠的在她的阴道里抽送,甚至一口咬住她的肩。

  “啊!好粗……嗯啊~”她抓住扣在腰间的双手,“肚子、肚子好疼……呜……”

  刚说完她就哭哭啼啼的尿了,热热的液体全淋在他的身上,夏朝瑰打出难以自持的哭声,“快点!你快点射!”

  “贱货!谁允许你尿的!”季崇华在她奶子狠狠拍了一张,立马留下五个浮肿起来的指印,又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又是五个红红的印子,不过没有浮肿。

  “啊啊啊啊!不要……呜呜呜……我要死了……我真的会死的……”她大张着嘴尖叫,神色混乱,小腹被搞得微微顶起,随着一声凄厉的尖叫,男人终于又射进她的肚子。

  季崇华皱着眉,他不想这么早射,但这个骚货的小逼太会吸,气得他又对着女人的胸部左右开弓,“贱货!欠操的小婊子!一天到晚就会发骚!”

  “啊!啊啊啊~不要啊!不要打我……呜……”

  等季崇华撒够气,他又扑上来对着她的乳房撕咬,凶残的模样让她双腿之间止不住流水,抽噎声和呻吟一起响起,没多久又被男人按在床上干的只会哭,到最后小穴都收不回来。

  季崇华恶劣的拍下照片,怼到她面前,“啧啧,看你的逼都松成什么样了,我插进去一点感觉都没有,街上叁十一晚的野鸡都比你好操。”

  夏朝瑰趴在床上一直哭,“不要……呜呜呜……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

  “你的逼松关老子屁事,再废话把你扔到街上,十五一晚都没人稀罕干你。”季崇华叁根手指在她小穴里搅弄,“真他妈松,老子都操腻了,哪里的野鸡都比你嫩。”

  夏朝瑰紧紧夹住下体,哭着抱住他,胸部挤进他的手臂,“不要这样……侮辱我……”

  “谁侮辱你了,我实话实说,下次带你出去卖逼,十五一次,你觉得你一晚能赚多少钱?”季崇华又开始蹂躏她的胸部。

  “不要!不要!”夏朝瑰哭得快要喘不过气,她在他面前跪趴下,双手撑着床铺,双腿分开,将淫荡烂红的小穴对着他,“后面、后面还是紧的……不要带我出去卖……”

  季崇华眯起眼睛,一掌拍在她不断颤抖的肉臀上,二话不说干了进去,夏朝瑰随着他的抽插凄惨的前后晃动,乳房垂在身下,乳头剐蹭着床单,沾着几缕头发,越发淫荡。

  夏朝瑰快要被干崩溃了,但想到男人说的话又没来由的恐慌,只能跪趴着接受男人的性欲,泪眼涣散,脸颊潮红,额头凸起的青筋暴露了她的痛苦,最后还是无助的趴在床上直到男人干爽为止。

  从嫁进来开始,夏朝瑰就是满脸憔悴,最近更是又憔悴又萎靡,但季崇华一出现她便像失去理智似的,根本不顾身上的疼痛,死都要勾着他上床。

  夏朝瑰知道这和他的香气有关,却不知道要怎么拒绝,因为只要他出现她就自动失去理智,就算来月经了也会主动给男人口交,喝他的精液都能得到快感。

  不知是不是这段时间被玩多了,她的胸部一直涨涨疼疼,她很想摆脱这种状况,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因为她有预感,一旦说了只会得到更惨的下场。

  马上就是出差的日子,夏朝瑰满脸菜色,她真的很想休息几天。

  “这次出差只有我们两个吗?”夏朝瑰反问,看他靠在床头耍手机没忍住趴上他的胸口,搂住他的脖子,眼中只剩痴迷,心里一直尖叫冷静,身体却还是巴巴的望着他,“我们可以做一整天,把我的小逼干烂。”

  “干烂之后呢?”

  “再把后面干烂。”

  “你的洞都干烂了我还能操哪?”

  “嘴巴……”夏朝瑰已经凑上去吻他的唇,“我的洞都是你的……”

  季崇华只是笑笑,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咬住她的下唇死命吮吸,短暂的抗拒后夏朝瑰又被他勾的只会发骚。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