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她怎么又哭了(小虐H)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42她怎么又哭了(小虐H)
字体:      护眼 关灯

42她怎么又哭了(小虐H)

  即将要失去她的恐慌让季崇华有些失控,夏朝瑰从来不会用这种冰冷的语气,这种疏离的态度对他,“你先过来。”

  “不要,你告诉我,这香味是什么?”

  “信息素一类的东西。”

  “能催情吗?”

  “有这个效果。”

  “你不准对我用,我不想再受你控制。”

  “行,我不用,你先过来。”季崇华语气带上一丝恐慌的强硬。

  夏朝瑰这才磨磨蹭蹭到他身边,确认没有闻到那些奇怪的味道后松了口气,还没放松多久就被男人一把搂进怀里。

  她僵硬的仿佛连眨眼都不会了。

  “你今天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季崇华问道,她突如其来的疏离与冷漠非常异样。

  夏朝瑰摇头,又问了他关于香味的许多问题,季崇华也不掩饰。

  他完全可以靠这个香味控制她,想让她发情她就发情,想让她笑她就开心,想让她哭她就伤心。她身上也有对应的香味,但夏朝瑰闻不见。

  “你可以这样控制所有人吗?”

  “只有你,因为已经做过很多次了。”季崇华意有所指的把手搭在她的肚子上,“一开始只能诱导你发情,用原型做过后就能影响很多。”

  他说完夏朝瑰就哭了,哭得很伤心。

  “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做不好的事!”季崇华着急的连忙发誓,手指已经解开了第一颗扣子。

  香味又飘来,夏朝瑰顿时感觉心中的慌张和悲伤少了许多,理智告诉她应该远离,但这种感觉太过美好,她傻愣愣的任他一颗一颗解开扣子。

  “不要用这种味道控制我!”她拼尽全力才抓住他的手腕,义正言辞道,“我有我自己的想法和尊严,不是你的奴隶。”

  季崇华愣住,语气都有些慌乱,“我没有把你当奴隶啊!我只是想你开心一点!”

  他知道她不开心,他们之间的情绪会相互影响,他不明白只是一晚她怎么就这么伤心了?

  夏朝瑰任他脱光了自己上身的衣物,眉头深锁,就差把‘我不想做’四个字刻在脸上,但她终究没有说出口。

  当男人的舌头伸进嘴里时,她只能迎合,身体的快感重新占领上风,她搂住男人的脖子激烈迎合,轻易就坐在他身上占了上风。

  她解开他的扣子,盯着他的双眼认真说道:“不要用那个,今天我来动。”

  季崇华咽咽口水,傻傻的看着她,鬼使神差点头。

  对方俯下身吻住他的唇,抓着他的手放在胸口揉,手指陷进乳肉中,她发出舒爽的叹息,下体贴着他的身体滑动,性欲依旧旺盛,比之前多了更加强烈的真实感。

  季崇华不光要揉,还要把奶子挤到一起又松开,又把她的臀部拍出阵阵波纹,非常色情。

  小穴渗出的液体染湿了男人的腹部,她吸住他的舌头,脑袋一片空白,动作却依旧淫荡,她用手扶住男人的脸,柔嫩的掌心像棉花糖,季崇华喘息越发粗重,主动回应她的吻,没多久就把她亲得头昏眼花。

  “呼……嗯……你、别乱动。”夏朝瑰抗议道,把他的手腕按在两侧,眼神暗沉,“不准动。”

  季崇华没来由的心跳加速,说不清是兴奋、恐慌还是不安,他乖乖躺着没动了。

  夏朝瑰又朝上爬了一些,把乳头塞进他的嘴里,像平时他命令自己舔那样,“吸。”

  乳头被含住,她的身体更加绵软,却依旧托着乳房让他吮吸,甚至向他脸上压,奶子几乎遮住了他半张脸。

  “唔……吸得好用力……轻点……”她向后仰起身体,乳头依旧被男人叼在嘴里,她只能重新趴回去,声音越发甜腻,“啊~”

  乳头仿佛要被吸坏掉,她握着胸部强行抽出,乳头麻麻的疼,气得她掐了把他的手臂,掐完就后悔了,她不是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

  她咬着下唇支起身体,穴口对着阴茎缓缓下坐,身体被破开的感觉比往常更加清晰,季崇华在她的身体里面。

  这个认知几乎令她晕倒,她靠着蛮力坐下,小穴远没有平时情动那么湿润,不等自己适应便摇动起腰身,“唔……疼……不……呜……”

  咬住下唇堵住即将泄漏的泣音,她撑住他的腹部,熟练又艰难的套弄,白皙的肌肤布满冷汗,穴口被撑得很满,她低下头不肯看他,大脑不断闪回前世的记忆,她越发觉得自己下贱。

  “不要……不要……”一边呻吟着不要,一边又要用力扭动,她的乳房再次被握住,男人在下面配合,肉体相撞发出清脆的啪啪声,他的阴茎在身体里肆意冲刺,她的眼泪大滴大滴落下,“不……你……你为什么要和我做这种事?”

  季崇华盯着她艳丽哀怨的脸,感受到她的悲伤,心中焦躁下体操得更加凶狠,他的力气很大,每次都钉在最深处,让她不受控制的抽搐尖叫,甚至有一丝痛感。

  男人喉结滚动,健硕的肌肉绷的紧紧,哑声道:“结婚不做爱你想干嘛?聊哲学吗?”

  说完用手指揪住她的乳头玩弄,小穴终于有了一丝湿意。

  夏朝瑰依旧哭得伤心,乳肉布满男人的红色指印,下体有钝钝的疼和尖锐的快感,她扭着身体想逃离,但夹杂着哭泣的呻吟让男人欲罢不能,乳肉被掐着动弹不得,肚子顶得又疼又麻:“不……我们不该这样……”

  “小贱货!不和我做你还想和谁做?!”季崇华干得凶悍,越发用力掐住她的乳头蹂躏,“你要和谁做?”

  “啊!啊……不~不和谁……呜……”夏朝瑰捂住胸口,却还是在扭动腰身,她好像已经摆脱不了季崇华带来的快感。

  季崇华把手指插进她嘴里搅弄,眼神深沉,总感觉她今天很不对劲。

  夏朝瑰慌乱之中咬伤了他的手指,季崇华拧起眉,抽出手指,在她脸上打了一掌,轻微的刺痛让她哭得更加凄惨,下体却还在自发吮吸男人的阴茎,她捂住脸难堪的哭泣,“不要打我……不要……”

  季崇华的手指在她微胀的小腹上摩挲,眼睛微眯,他看着是个挺好相处的人,笑容爽朗气质利落,痞帅痞帅的,再年轻个十岁是初中里所有女生都喜欢的校霸型校草。

  但夏朝瑰看见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她不受控制张开双腿,男人进出的更加顺畅,她只能哭泣淫叫着,几乎要瘫软在男人身上,小腹和穴口不停抽搐,“不要、不要这样看着我……你的眼神、好恐怖……”

  她很少有这种脆弱的时刻,但一想到同床共枕了这么久的季崇华是前世那个冷心冷情的男人她就一阵害怕。

  季崇华罢飞快的耸动胯骨,甚至把她的小腹捅的微微凸起。

  “啊!啊~啊~啊啊~”夏朝瑰只能发出单调的呻吟,高潮的瞬间只感觉大脑炸开一片烟花,淫水大量涌出,她身体都不受控制缩成一团,季崇华干脆把她推到在床,抬起她的腿用力操干。

  “不要!不可以!啊~不要!”夏朝瑰被男人干的前后乱颤,乳房也跟着颤动,她抓住床单尖叫,“不要!我要自己动!”

  “你动个卵子。”季崇华几乎把她对折,压在她身上用力操干,直到最后一个深插,插得她失魂似的抽搐,阴茎深深埋进她的肚子里,精液全部堵满穴口,她撇过脸咬着下唇憋住哭,穴口涨涨的疼。

  “你……你不要这样……”

  “你今天怎么了?”季崇华没有抽出阴茎,压在她身上,二人进得呼吸都交缠在一起。

  “没事。”夏朝瑰歪头,很反感他离自己这么进,推挤他的胸口,“离我远一点。”

  季崇华眯起眼,百分百确定有什么,他再次抱着她的奶子又吸又咬,把乳头拉得很长很长,含糊不清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愿意说我就什么时候停。”

  夏朝瑰被吓到了,无助推着他的肩膀,“不。不行……我不想说……”

  季崇华把她的手按在两边,用力在她的乳尖留下一个痕迹,阴茎在她身体里逐渐硬起,再次重复道:“你什么时候说,老子什么时候停。老子人形做累了还能用原形继续做。”

  夏朝瑰吓得不敢再说话,连哭都没了,只是红着眼圈看他。

  季崇华有些心软,面上却依旧挂着坏笑,“乖,老子不用信息素同样能让你爽上天。”

  话音刚落夏朝瑰双唇便被堵住,娇小的身体被男人压住,舌头蛮横的搜刮口腔,她发出哭泣的哀鸣,却不能撼动男人分毫。

  被迫咽下男人的津液,她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不仅没让他有任何怜惜之情,反而更加激动的操干起来。

  “啊……啊~不要……啊~”肚子深处传来熟悉的快感,夏朝瑰哀求道,“你放过我……”

  季崇华没理她,只是操干的越发凶猛,甚至低下头吮她肩膀上柔软的皮肤,哑声道,“你这一身软肉真他妈嫩,老子恨不得咬一口。”

  “别……不能咬……”夏朝瑰吓坏了,老虎真的会吃人肉的!

  季崇华听见她的声音后越发激动,低头在她肩膀处又吸又咬,吸完又去咬乳头,水球似的乳房不停甩动,直到上面遍布齿痕才松开。

  他不再挑逗她,干脆掰开她的大腿用力抽插。

  夏朝瑰在床上无助晃动,快感不断涌现,后背一片湿滑,她又一次高潮了。

  “啊……啊啊啊……”屁股被男人不断拍打,她高潮后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掰成跪趴的姿势,腿根剧烈抽搐,额头抵着床单流泪,大脑已经空白,“啊~不要……”

  手腕被拉起,她整个人都后仰,臀部被撞得越发疼,“不要啊!不要这个姿势!啊啊啊……!太深了!肚子、肚子要破了!”

  “贱货!”季崇华干脆把她拉到胸膛,另一只手圈住她的腰,把她仰成不可思议的角度,阴茎被挤压的快感几乎让他射出来,“破了老子也要操!”

  “啊!不要啊!我好难受!”泣声越来越明显,她又开始下意识求饶,“求你……不要这样……”

  季二少软硬不吃,做事全凭心情,硬是干到射出来了才松手。

  夏朝瑰狠狠摔进柔软的床铺中,还没喘口气阴茎便在后穴滑动,她下意识向前爬,却被男人掐住腰扯回胯下,她睫毛不断颤动,前穴的精液溢出,“不……不要……不要……啊!”

  阴茎以强横的力道钻进后穴,她咬住手指压抑尖叫,身体因为羞耻紧绷,不仅爽了身上的男人还让进入变得更加艰难。

  “小婊子,我看你就是喜欢被虐。”季崇华掐住她的阴蒂,小穴爽到抽搐,里面的精液溢出,沾湿了他的手指。

  “恶,精液弄到我手上了。”他把手指塞进她嘴里,“尝尝你逼里流出来的精液,下次再不夹紧些老子变出两根鸡巴干你。”

  夏朝瑰知道他不是人类,万一他真的有这个特殊功能……她越害怕就哭得越伤心,下意识柔顺的舔着他的手指,“不!不要……呃啊!”

  恐惧与快感交织,她又高潮了,前穴的精液漏出更多,大腿痉挛收缩,后穴的阴茎开始抽插,她的腰肢又酸又涨,尖叫也逐渐凄厉,“啊!走开!不要!啊!!”

  “只要你告诉我,”季崇华的声线像恶魔的低语,“今天早上开始你哭什么,我就放过你。”

  夏朝瑰回避他的话题,她要怎么开口?她自己都不愿意回忆前世的经历更别说和男人讨论这个话题,她至始至终都是失败者,起码这辈子要保留一些尊严……

  察觉到她回避的态度季崇华越发不客气的操干,夏朝瑰越发难受,没有信息素的影响她光靠后面能感受到的快感减弱很多,“呜……不要……不要!!”

  “屁眼被干得爽不爽?”季崇华还在她耳边刻意羞辱。

  夏朝瑰浑身冷汗,穴口绞紧,视线模糊,身体不断颤抖,“啊……不舒服……”

  季崇华用力顶撞,压低声音:“要不要老子射进你的屁眼?”

  “不要、不要……”夏朝瑰崩溃的哭出声,“不要!放开我!啊啊啊!”

  季崇华不得不花更大力气控制住她,用力顶撞几下她便趴在床上没有力气了,他把下半身的重量全部压了下去,超前猛顶,把她撞得一耸一耸,“啊……不要……肚子、肚子真的要破了……”

  季崇华按住她的腰,低下头盯着阴茎在后穴进出的淫靡场景,越看越血气上涌,每一下都结实的撞进最深处,“骚货!爽不爽?”

  “啊……”夏朝瑰皱眉,饱胀感撑得她难受,后穴口已经红肿,因为后入的缘故阴茎进得更懵更深,更可怕的是她前面竟然也隐隐有了快感,“爽……求你……用前面……”

  季崇华才不会听她的话,像抱小孩似的轻松把她抱起,插着她走到镜子前,她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两条小腿挂在他的手臂上抽搐,眼睁睁看着男人走到穿衣镜前,“求你、求你别这样……”

  “看看你的逼,松的连精液都夹不住。”

  “不要!不要!”夏朝瑰连忙转头,哭都哭不出来,只剩下羞耻与悲伤,“求你……不要这样侮辱我了……我已经、已经很贱了……”

  季崇华最享受她被骂得又羞耻又爽还要求欢的淫荡模样,她这副悲伤的模样反而令他没了兴致。

  他抠弄着她的阴蒂,沉下脸不说话,把她扔在床上,掐的她屁股出现好几个红印才把精液全部射进最深处,射完后抽出阴茎,又插进前面,有一下没一下的抽插着。

  他不喜欢这样的夏朝瑰,哪怕她不喜欢带着淡淡香味的信息素还是把她包围,他把玩着她的头发,用头发在她的乳头上戳刺,沉着脸不说话。

  当女人缠上来时他才露出一丝笑意,亲了口她的唇角,问:“做一整晚?”

  夏朝瑰带着痴迷的微笑缠住他粗壮的腰,娇小柔软的身体尽情向男人展开,“插我~插死我都可以~”

  季崇华轻笑一声,用力一顶,“插死你老子以后干谁?”

  “嗯~啊~好棒~”夏朝瑰的声音越发淫荡,“用力些~再用力些~好棒~”

  “你今天哭什么?”季崇华只抽插了几下便不再动。

  信息素的味道越发浓郁,夏朝瑰咬着下唇摇头,“不、不要问……你想怎么操我都可以……后面、嗯啊~后面也很舒服……”

  “你不说我就没心情做。”季崇华缓慢抽插着,语气越发温和,“乖,告诉我好不好?朝瑰最乖了。”

  他柔和的语调让夏朝瑰的乳头越发挺立,下体不断往外涌出淫水,“不要~啊啊啊~呜呜呜……你不要问我嘛~”

  她转头卑微亲着他的手臂,柔软的嘴唇被泪水浸湿,“求你……做、做完告诉你好不好……”

  “你再骚一点我就答应你。”

  于是夏朝瑰抬腰扭动,甚至去摸他的阴茎,“唔……你喜欢哪个洞就塞哪个洞……”

  季崇华满足的叹息,阴茎被她柔嫩的媚肉细致包裹,“你可真他妈适合被男人干。”

  “只能被你干……”夏朝瑰几乎抱不住他宽阔的肩膀,语气带着撒娇的意味,“不要让别人干我……”

  季崇华把她的头发撩到一边,掐住她的乳房毫不留情的操干起来。

  ……

  后半夜的大床依旧摇晃不止,夏朝瑰痛苦皱眉,紧紧抱住身上人,嘴巴微张,泄露出阵阵呻吟,“啊……做完没……你要弄死我了……”

  “还早着呢,你不是说要给我干一整晚吗?”季崇华完全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还越干越深,把射进去的精液又挤出来,“真他妈舒服!”

  “啊!不!啊啊啊!好深!”肚子深处被猛地一顶,精液直接射了出来,她难耐的扭腰,腹部饱胀,小腿都在抽搐,“唔……好多……你射太多了……”

  等了一会儿男人还是没有抽出去的意思,她呜咽出声,抖着嗓子问:“还、还做吗?”

  季崇华轻笑一声,在她唇角印下一吻,阴茎在里面磨着,声线低沉沙哑:“你还想做吗?”

  “啊!不要!”她本就敏感疼痛,被他这么一磨手指在他后背乱挠,“太深了!唔……”

  季崇华便不客气的再次操干起来,她的两条腿已经没有力气夹住他的腰,只能分开垂在腰侧,声音嘶哑,小腹到股沟都是凌乱的液体,神色涣散,一副丢了半条命的模样。

  她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哭泣的小脸几乎让他控制不住蹂躏的欲望,“骚货!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呜……今天、今天有没有松?”

  “没有,紧得老子都想住进你逼里。”季崇华撑开她的腿弯,在她敞开的双腿中继续用力操干,发泄自己的欲望。

  “不……啊啊啊!”夏夏朝瑰的腿在床上捂住摩擦,被男人凌乱的抽插捣得喘不过气,她泪眼模糊的说道,“后面、后面也不松……”

  “老子现在就操后面。”季崇华往里撞了几下,突然抽出又捅进后穴,掐住她的腰次次都全根没入再整根抽出,把她臀肉都牵扯到变形,“真乖,以后都要乖乖给我操,知道吗?”

  “知道了……啊~再用力!啊~”

  “没事不准哭,有话就直说。”

  “嗯啊~好嘛……”夏朝瑰像妓女一样双腿大张,承受男人无休止的欲望,“啊啊啊~要被弄死了……轻一点……轻一点好不好……”

  “轻点还怎么把你的屁眼干松?把你的逼和屁眼一起干松,让你一天到晚夹着我的鸡巴勾引我。”

  夏朝瑰听见后身体更加酸软,“没有、没有勾引你……是你强奸我……”

  “啊啊啊啊~今天又被季崇华强奸了……前面和后面都、都好多精液……啊啊啊~流出来了……精液流出来了……呜呜……流出来了怎么办?”

  “没关系,老子射更多进去。”季崇华贯穿她一直哆嗦抽紧的小穴,低头狠狠咬噬她的乳房,把她伤痕累累的乳房咬得更加凄惨。

  夏朝瑰闭着眼放任自己继续沉沦进欲望中,心中又满足又悲伤,说不清是什么复杂情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