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和他的关系(纯剧情)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43和他的关系(纯剧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43和他的关系(纯剧情)

  做完后夏朝瑰依旧是一副快要昏睡过去的模样,肉体很疲惫,精神却依旧亢奋,她抱住身上毛茸茸的大老虎,乳头被带着倒刺的舌头舔得发疼,发出轻微的呻吟,“轻点……嗯……”

  他的动作让她想起小时候养过的猫,经常在外公院子里出没,她看见便会喂它吃的,偶尔小猫心情好会舔她的手背撒娇。

  夏朝瑰现在还记得那种感觉,微麻微痛微痒,有一点点湿湿的口水。

  她想支起身体却又不得不无奈躺回,乳头已经敏感得受不了任何刺激,她的双腿一直在抽搐乱扭,“轻点……不要舔了……要舔坏了……”

  季崇华变回人形压在她身上,揉着她的乳房,缓缓说道:“你快有奶了。”

  “……”夏朝瑰一时之间不敢细想他话里的意思,只能等着眼睛看他。

  季崇华对她露出一个爽朗的微笑,“被我用原形干了这么久,你很快就会涨奶,到时候我帮你吸,不用害怕啊。”

  夏朝瑰浑身都颤抖起来,“你为什么、之前不说。”

  她想生气,但比起愤怒更多的是恐惧,只能不停地哭。

  季崇华很快用信息素安抚住她,柔和低沉的声线在她心口挠痒痒,“我忘了,抱歉。不要怕,有我在不会很疼。”

  “疼、疼?”夏朝瑰最怕疼了。

  “不会疼,不怕。”季崇华亲一口她的脸颊,“饿了吗?要吃什么?”

  现在已经是傍晚,夏朝瑰又饿又累,她像只刚出生的兔子在他怀里惊慌失措的打量四周环境,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季崇华有些后悔太早告诉她,随便点了些外卖把她带进浴室洗澡。

  夏朝瑰脑袋昏沉,下体两个穴不断有手指抽插,带出一波又一波的精液,她无助抱着男人的手臂,脸颊和耳尖通红不已。

  等季崇华把她抱出去的时候床铺已经变回干净柔软的状态,她没多想便扑进去,整个人软软陷进去,眼睛立马闭上,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直到做完季崇华还是没问出她在哭什么,他本可以用更极端的信息素逼迫她说出来,到最后还是因为不舍而作罢。

  这种感觉对他来说还挺新奇,季崇华躺在她身边,手指在小巧的下巴上摩挲,明明和前世是同一个女人,怎么感觉哪里不一样了呢?哪里不一样?

  更好操了?不,前世是他眼瞎都没发现这个女人又软又香。难道是更乖了?确实乖巧很多,不凶不闹了,不过他这世也老实很多,没有夜不归宿,不说难听话,到哪都带着她,做完也不拔吊就走,完全没有闹起来的机会。

  季崇华越想越自恋,觉得自己堪称完美丈夫。

  夏朝瑰扭头躲掉他的手指,睁开眼睛含含糊糊问他,“怎么了?”

  季崇华眼底映出她的脸,白净的小脸和记忆中一样却少了许多爱而不得的不甘和怨恨。

  果然在爱里的女人就是更招人喜欢。季崇华低头在她额头亲一口,把她搂得更紧,“没事,你睡吧,饭到了我叫你。”

  夏朝瑰调整一下姿势,很快又沉沉睡去。

  她睡得很不安稳,不断梦到前世的事情,等季崇华叫醒她吃饭时她已经浑身是汗。

  一时不能从梦里的情绪缓和过来,她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

  季崇华靠在门边看着她,终于意识到哪不一样了,前世的夏朝瑰不管怎样都是生机勃勃的,哭也好闹也好,生命力异常旺盛。

  现在她永远听话,沉默,乖巧,像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季崇华说什么她便做什么,结婚到现在都没有透露任何心事,以至于他现在都不知道她在哭什么。

  夏朝瑰很快调整好情绪,她下床时的动作都是静悄悄的。

  “怎么了?”她低着头,穿鞋的动作很慢,有些心虚。

  季崇华没再问她哭什么,只说:“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都叫了一些。”

  夏朝瑰点头,刷完牙也差不多整理好情绪,坐在餐桌前又是一副安静乖巧的模样。

  “这些你都喜欢吗?”季崇华问道,他点了很多食物,寿司、刺身、拉面、乌冬面、日式烧烤和日本独有的中国人都不吃的中餐。

  夏朝瑰点头,说:“我不挑食,但是你点的太多了,我吃不完。”

  “我吃的完,你挑喜欢的吃就行。”季崇华回道,他发现自己对夏朝瑰的了解几乎为零,只知道她是个女的,母亲早逝被外公带大。

  “你不要一直看着我。”夏朝瑰提出自己的意见,她头皮都发麻了。

  “你最喜欢吃什么?”季崇华决定要多了解一下她。

  “我都喜欢,我不挑食。”夏朝瑰这么回道。

  “那你最讨厌吃什么?”

  “没有讨厌的,我不挑食。”夏朝瑰又重复道。

  “青椒你吃吗?”

  “吃。”

  “螺蛳粉?”

  “吃。”

  “香菜?”

  “吃。”

  季崇华觉得她是真不挑食,又问:“你读书的时候有没有讨厌的人?”

  “没有。”夏朝瑰这么回道,读书对她来说已经是很久远之前的事了,这次重生要不是看见微信里的祝贺信息她甚至想不起曾经同学的名字。

  “你在故意疏离我。”季崇华有些不高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夏朝瑰死都说不出‘喜欢’两个字,连敷衍都不愿意,她紧紧抓着筷子,胃部因为紧张焦虑微微抽痛。

  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逢场作戏不是一早就约好的吗?

  不对,这世没有约好,前世约好了。

  “你……”夏朝瑰声音沙哑,只要把话挑开了就行,他们会安稳度过这几年,然后离婚,“不……没事……”

  她没有勇气说出来,现在还能维持表面上的稳定,让季崇华发现她是前世那个讨人嫌的夏朝瑰只会使场面变得更糟糕。

  “夏朝瑰!”季崇华扬起声音,他已经很不开心了。

  夏朝瑰只得无奈回道,“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

  她之前就说过类似的话,把季崇华气得压着她做了好几天才缓过来。

  季崇华像个不懂事的孩子那般无理取闹,声音越来越大,“哪里好了!你当我是你的什么?免费饭票吗!?”

  夏朝瑰确实这么想,但她没敢说。

  看着季崇华无力又愤怒的模样,她脑子凭空冒出一句: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不过前世的季崇华没她善良,他说的是:“知道你的地位就老实点,别一天到晚咋咋呼呼惹人嫌。”

  “没有,你是我的丈夫。”夏朝瑰老实回道,在心里补充一句:旧社会的那种,只论利益,不谈感情。

  季崇华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夏朝瑰很想冲他大吼:你瞪什么瞪!你有什么资格把自己摆在理亏的一方!我才是最可怜的那个!

  但她不敢,她只想保持现状直到离婚,他们的感情维持住面上过得去就行,不需要更好也不能太差。

  于是她选择先服软,并在内心告诉自己都是为了钱。

  她握住他的手,眼神带着卑微的讨好,“崇华,不要生气……”

  季崇华吃不消她这种眼神,很快就心软了,但他又不甘心这么不了了之,憋着一口气硬是装出大度的样子,说:“我知道结婚前我们没什么感情基础,但是感情可以培养,你有什么心事直接说,我肯定会想办法替你解决。”

  夏朝瑰点头,面上超级配合,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季崇华知道她也有前世的记忆,心里肯定有结,但是没关系,她一直很喜欢他,这段时间夏朝瑰明显比之前开心许多,只是昨天和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又哭了。

  难道是因为醉酒?

  夏朝瑰的亲爹总是喝醉打电话骚扰她,所以她很厌恶喝醉酒的男性。

  他越想越觉得是因为这个,想拉下面子道个歉,又拉不下这个面子。

  吃完饭后夏朝瑰收拾好桌子,天已经全黑了,是睡觉的时间,但她完全睡不着。

  “出去逛逛?”季崇华提议。

  夏朝瑰摇头,“我不想出门。”

  人生地不熟还语言不通,万一季崇华玩嗨了把她落在哪,她都不知道怎么打车回来。

  “做爱和出门玩你选一个。”季崇华有些恼火,她过于明确的拒绝的态度令他不爽。

  “……”夏朝瑰涨红了脸,最后垂下头,说,“做吧。”

  一副不得不被强暴的模样。

  她脱下衣服,直接坐在他的腿上,“不回床上,躺一天了。”

  季崇华脸都黑了,他重新给她穿好衣服,自己一个人摔门离开。

  夏朝瑰绞着裙摆,对于他们二人的关系更加惶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