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恐怖片(纯剧情)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44恐怖片(纯剧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44恐怖片(纯剧情)

  季崇华没能从她嘴里撬出任何信息,他有些失落,更多的是崩溃,记忆中的夏朝瑰哪有这么脆弱矫情?她一直有话直说,性格也直来直往,有委屈就说,说了不听她就找苏伊婉告状。

  他前世还嫌弃她过于频繁的打小报告,现在才知道犯了个多愚蠢的错误,比起动不动就默默伤心生气,他情愿夏朝瑰像之前那样有什么委屈都说出来,找妈妈告状也没问题,会哭的孩子有奶喝,他现在想喂奶她都要撇过头。

  他在外面晃悠一个小时左右便打算回家,刚出酒吧门就遇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季总,您怎么也在这?”沉轻烟惊讶的看着他。

  季崇华心情很不好,看见她后更差了,连敷衍都懒得,只当没看见她快步离开,全然不管她在背后尴尬的挥手。

  沉轻烟的实习期一过他就把她裁了,看着不爽干脆让她滚回家,季崇华知道沉轻烟有很大的野心,前世靠着季家的关系她确实让沉家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但是这辈子季崇华不打算当怨种,他没打压沉家已经很善良了。

  沉轻烟看着他的背影,不甘的握紧拳头,在心里安慰自己他只是没听见。小跑几步追上季崇华,她快步跟在他后面:“季总!我是沉轻烟,您还记得我吗?”

  季崇华脚步顿了一下,随后狂奔起来,他人高马大手长脚长,跑起来也快,没多久就跑没了影,仿佛沉轻烟是什么女鬼。

  沉轻烟脸都绿了,心中涌起浓烈的屈辱感,她调查的很详细,季崇华的每个喜好她都记在心里,她应该转正,应该留在他身边继续工作,但是计划第一步便夭折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特意跑到日本打算勾引季崇华,结果对方见她像见鬼似的!话都没搭上一句。

  季崇华直接跑回家,进门依旧余怒未消,夏朝瑰正靠在沙发上看电视,见他进来也没说话,只是一直沉默着。

  他也没说话,气呼呼走进房间,把自己洗干净后坐在夏朝瑰身边,语气硬的像要吵架,“你在看什么?”

  “电视台放的电影,我看不懂。”夏朝瑰实话实说,日本的电视台自然不会有中文字幕。

  季崇华抱着双臂坐在她旁边,看了一会儿后脸色微变,“这是恐怖片。”

  “哦,怪不得音乐这么吓人。”夏朝瑰回复的很淡定,她从小就胆子大,而且恐怖片都一个套路,她早已免疫,如果是《闪灵》这种靠氛围取胜的恐怖片——她太迟钝了,感受不到任何氛围。

  正出神着腰就被男人搂住,她感觉季崇华有点不对,她熟悉他的每个动作和表情背后所具有的意义,而他脸上的神情她前世从没见过。

  “你不敢看吗?”她这么问道。

  “我不敢看?你在质疑我不敢看?”季崇华有些激动,笑得很刻意,“你觉得我不敢看吗?”

  “……我们可以换个频道。”夏朝瑰没有拆穿他的心虚,只贴心提议道。

  “不需要,我只是担心你害怕。”季崇华把她搂紧。

  脊背撞上男人厚实的胸膛,他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害怕的时候可以抱住我。”

  男人粗糙的大手盖住她的眼睛,气息喷在她的头顶,“这样就不害怕了。”

  夏朝瑰按下他的手,语气冷静,“我不怕,不要挡我看电视。”

  她没有挣脱男人的怀抱,安心靠在他怀里看电影,里面的主角已经在日式榻榻米上睡着,墙边的镜子里却伸出一只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

  夏朝瑰感觉男人的手逐渐用力,她拍着他的手:“别抱这么紧,喘不过气了!”

  “咳咳,不好意思。”季崇华深吸一口气,眼神飘忽。

  电影中的主角已经惊醒,房门被轻轻敲响,哒、哒、哒……哒、哒、哒……有规律的节奏一下又一下,主角惊恐的缩在墙角,镜头从门缝平移到外面,赫然出现一张惨白的鬼脸!

  季崇华吓得一哆嗦,又把她抱紧,夏朝瑰只感觉眼前一黑,缓过来后她想起身越过他准备拿遥控器换个频道,却因为被抱得太紧而动弹不得,“你松开,我们换个频道看。”

  “为什么要换?我又不怕!你怎么那么倔呢?”季崇华把她按回怀里,大声重复道,“我不怕!”

  “……”夏朝瑰都不想理他了。

  季崇华喉结滚动,抓住她柔软的小手,还在强撑道:“你害怕就躲进我怀里。”

  电影里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诡异的BGM几乎要刺破他的耳膜,当女鬼破门而入的瞬间,他们的房门也被敲响。

  “啊啊啊!”季崇华一下就蹿到茶几上,“什么东西!”

  他挡掉了所有光线,夏朝瑰无奈起身,说:“有人敲门。”

  “不要开!”季崇华抓住她的手臂,是她从未见过的惊慌失措,“有鬼!”

  “这个世界上没有鬼。”夏朝瑰耐心解释。

  “你昨晚还被一只老虎干了,这么快就要和我讲科学?”

  夏朝瑰脸颊有些发烫,决定不理他直接去开门,季崇华像个刚学会走路的小baby紧紧跟在她身后。

  看见沉轻烟的脸时夏朝瑰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知道季崇华喜欢沉轻烟,但是她现在还在这,他就直接把沉轻烟叫到这未免也太过分了!

  她甩开身后的男人,瞪他一眼,径直走回沙发。

  季崇华正害怕着,见她不肯开门更是说什么都不敢开,他跟在她后面回到客厅,点开监控,夜视摄像头把人照得青绿青绿,两个眼睛像灯泡似的发着光,像极了电影里的女鬼,他甚至不敢直视。

  他现在已经冷静,确定外面是人类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多丢脸,于是一点都不客气的大声道:“快滚!不然我报警了!”

  “这样赶走你的宝贝秘书好吗?叫她进来一起坐坐啊。”夏朝瑰突然幽幽道。

  “老金是男的,外面是个女的。”季崇华一本正经道。

  夏朝瑰认识老金,一直跟着季崇华的秘书,有点胖,很憨厚。

  她看他确实不知道外面是谁,心里又开始犯嘀咕,问:“你之前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秘书去哪了?”

  “实习期一过就把她辞了,工作能力不行。”季崇华回道,坐回沙发上,电影已经放完,他的心态也逐渐稳定,语气也恢复了平时的状态,“怎么了?吃醋了?”

  他笑着揉了把她的脸,“她都离职好几个月了,你这醋吃得可真晚。”

  他知道夏朝瑰对沉轻烟有很大的心结,为了让他安心他只能尽力忽视沉轻烟,连这个人的名字都记不清最好。

  “你还记得她的脸吗?”

  季崇华肯定摇头,傻子才会在这种时候点头。

  “真的吗?”夏朝瑰的神情像个寻求大人安慰的小孩,难道昨晚那些话真的只是他酒后胡言乱语?

  “骗你干嘛?不就是一实习生。”季崇华语气还有些不屑,“你这两天不会就是因为她才生气吧?”

  夏朝瑰摇头,她确实不喜欢沉轻烟,但她更恨季崇华,如果季崇华没有这么冷血……

  现在想再多都没意义,夏朝瑰要彻底弄清楚他是不是前世的季崇华。

  深夜,夏朝瑰在衣帽间忙着收拾回去的行李,她觉得自己不弄清楚季崇华的真正身份下半辈子都会睡不着。

  她正出神,季崇华像幽灵似的站在门口,语气有些奇怪的害羞,“不用收拾了,我们不着急回去。”

  他整个人都站在光里,眼神飘忽。

  夏朝瑰了然,他还在害怕,这倒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季崇华在她心中是个超级大魔王,魔王不可能有害怕的东西。

  “你还记不记得之前的事?”她突然问道。

  季崇华心脏狠狠一跳,但还是保持着最基本的冷静,“什么事?我们才结婚多久?能有什么之前?”

  现在还不是时候,他不确定夏朝瑰能心甘情愿呆在这段婚姻中,起码他确定现在他一点都不想离婚。

  “哦,没事,你明天要去哪玩?”

  “你要和我一起吗?”季崇华眼睛都亮了,笑容莫名阳光。

  “可以吧。”夏朝瑰提不起什么兴致,她本来就有心结,更别说面前的季崇华疑似是前世那个王八蛋。

  “我查查哪好玩,明天就咱俩,别收拾了,还能玩几天呢。”季崇华想凑上去亲她,她下意识躲了一下却没躲过,硬是被男人抱到床上睡觉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