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闲聊(纯剧情)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46闲聊(纯剧情)
字体:      护眼 关灯

46闲聊(纯剧情)

  季崇华最后还是没有回答夏朝瑰的问题。

  为什么愿意写上她的名字呢?明知道这样的后果是一辈子都分不开,可他心里一点都不觉得难过焦躁,反而暖暖的。

  黎明到来前夏朝瑰终于睡着,季崇华却还精神的很,清晨的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泄入,身边的女人换了个方向,发梢浮动着淡淡的香气,他伸手再一次把她揽进怀中,心中没有任何欲念,只想这样抱住她。

  季崇华想了一整晚,终于确定一个事实,他貌似可能大概爱上夏朝瑰了。

  可仔细一想她与前世并无太多区别,甚至很少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他对于她总是愧疚居多,难道是因为愧疚?

  季崇华觉得自己还不至于因为愧疚就决定永远和夏朝瑰在一起,他半靠在床头,女人在睡梦中也下意识黏过来,趴上他的胸口睡得正香。

  季崇华拉起被子盖住她露在外面的肩膀,他总觉得夏朝瑰有很多问题要问,上辈子她是活跃期的小火山,虽然叁天小吵五天大闹,但总归还有挽回的余地;这辈子她更像休眠期的活火山,平时看着没什么,爆发起来能灭了亚特兰蒂斯。

  她明显对记家谱一事有意见,但最后也只是给他一个幽暗的眼神转身睡了。季崇华很担心她用前世的事情和自己吵架,因为他只会输且赢不了,必死无疑了可以说。

  次日中午,他醒来的时候夏朝瑰正躺在身边看电视,季崇华偷瞄了会儿,发现她竟然在看小猫咪的割蛋视频。

  “你在看什么?”他突然发声。

  夏朝瑰退出视频,依旧背对着他,闭上眼睛装睡,“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我想两个人呆着。”季崇华紧紧抱住她,伸着脖子亲她的脸,“满打满算我们也结婚五年零四个月了,别这么冷淡呗,这次我们好好生活,谁都别折磨谁。”

  夏朝瑰没理他,心想:只有你折磨我。

  “你不是讨厌我吗?”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一直到难产去世前几天她才看见季崇华的身影,那时候他倒是对她温柔许多,不过依旧阻止不了死亡的结局。

  “谁和你说的?我揍他。”季崇华知道她心里肯定憋着气,干脆厚起脸皮,嬉皮笑脸的黏住她,手甚至向她的下身伸去,“过去的都过去了,哦?”

  夏朝瑰抓住他的手腕,语调有些冷淡,又带着悲伤,“只有你过去了。”

  “咱俩一起过去。”

  “你……你之前为什么讨厌我?”夏朝瑰又换了个问法。

  “因为,咳,我也不知道,一开始只是因为被家里逼着结婚,后面越看你越烦……”季崇华没敢说出剩下的话,主要那时候他的身边有沉轻烟。

  虽说他们一开始只是纯洁的上司下属关系,但天天有个合心意的小美人在眼前晃悠,吃不到碰不得,回家看见害他失去自由的夏朝瑰就更生气。

  他想离婚去追求沉轻烟,给钱给房给什么都行,夏朝瑰又死都不同意,他驴脾气一上来便越发讨厌夏朝瑰,她的驴脾气也冲上来天天哭闹,两人都活得很不开心。

  “哦。”夏朝瑰回应的很冷淡。

  “那你之前为什么喜欢我?”季崇华问道,明明都没什么感情基础,怎么她就认准了他呢?

  “我缺爱。”夏朝瑰回答的很干脆,和季崇华结婚时她外公刚去世不久,唯一的亲人离世,孤独和不安几乎把她吞掉,当梁远闻找到她并要求她和自己儿子结婚时,她便满心期待着能在世上找到另一个家人。

  结局很惨烈,所以她决定这辈子捞钱就行了。

  季崇华不停吞咽口水,还是没说出那句‘我爱你’,他重新躺回床上,嘟囔道:“反正以后我俩分不开了……”

  夏朝瑰听他这么说没什么感觉,心想:不就是痛两天吗?我就当痛经了。

  “怎样才算分开?你的家谱和民政局一个系统吗?看见离婚证就每个月自动痛两天?”夏朝瑰又问道,事关自己,她还是问清楚些比较好。

  “我也不知道,爸说背叛就意味着分离,应该是出轨吧。”

  “精神出轨还是肉体出轨?”

  “哪个都算。”季崇华立马瞪起眼睛,生怕她移情别恋。

  “你小心点。”夏朝瑰好心提醒,同时心里也在难过,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小奶狗小狼狗和舔狗都没希望了?

  “我不喜欢别人。”季崇华把她搂紧,没有说出那句‘我可能喜欢你’。

  “沉轻烟呢?”夏朝瑰反问,内心一片荒芜。

  “……”季崇华没说话,前世和夏朝瑰离婚成功后她又突然怀孕,家里逼着复婚,甚至把夏朝瑰接回来调养身体。

  他总觉得夏朝瑰肚子里不是他的孩子,毕竟什么都没做哪有可能怀孕,沉轻烟又一直怂恿他夏朝瑰给他戴绿帽还要把他当冤大头,暴脾气一上来就搬到沉家住了。

  结局很惨烈,他不想回忆,反正等他回来后夏朝瑰已经快生了,他能闻见肚子那个和自己拥有同样气息同样血脉的孩子。

  “她那个人坏得很。”季崇华不愿多谈,只小声说道,他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似是自言自语,“你之前到底是怎么怀孕的?”

  “不知道,平时正常做会怀孕吗?”

  “不会,用原型做可能有一点点几率,但我们前世……”他没敢往下说,生怕她想起来生气,“用人形的话……除非你用了药,但概率也很小。真要生小孩会用药再用原形做”

  “什么药。”

  “族里特制的药,老家才能买到,而且只有我们一族才能买。”季崇华摸着她的脸。

  夏朝瑰挥开他的手,她原本以为重活一世,她会像小说里那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直到金盆洗手止风雨。

  可重生到现在除了被季崇华压着各种干,她什么都没做,沉轻烟被辞退了她都不知道,更别说复仇了。

  季崇华再次搂住她,膝盖顶进她的双腿之中,沉声道,“就做一次,做完出去吃饭。”

  夏朝瑰没有拒绝,只是神色间总带着点敷衍。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