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初夜.2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6初夜.2
字体:      护眼 关灯

6初夜.2

  季崇华再一次堵住她的唇,夏朝瑰蹙着眉头,有些自暴自弃的想:重活两辈子才丢了初吻,上辈子缺爱这辈子也缺爱。

  他拉开她的手,大掌抵住她的背,逼得她的乳房不得不紧贴着他,夏朝瑰不喜欢多余的前戏,这两天已经很累了,他就不能和上辈子一样草草了事然后各睡各的吗?

  再次被松开时夏朝瑰喘得更加厉害,男人恶劣直白的视线在她身上流转,随后把她压倒在床上,像座山似的压得她喘不过气,锐利的眉骨就在她眼前,夏朝瑰转过头,她闻到一股奇特的香味,苹果花和雪松木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唔……不……”她撇过头想避开男人的味道,但这股香味如同幽灵般在她身周凝固,紧紧将她包裹,“有、有香味……”

  夏朝瑰想推开他的胸膛,手上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这股味道虽然香甜却极其具有压迫力,她浑身发软,脸颊热烫,眼睛湿漉漉的,大腿内侧无意识在他腰间摩擦,“想、想要……”

  季崇华解开睡衣扣子,夏朝瑰像无尾熊似的扒着他,纤长的睫毛在白嫩的脸蛋投下两道阴影,她已经要哭出来,理智在叫嚣她不能这么卑微,身体却渴求着男人的拥抱、身体与全心全意的爱情,她恨死自己现在的想法。

  “乖一点,不要急。”季崇华快速脱掉自己的衣服,手一伸过去便摸到她湿滑的小穴,她的皮肤已经呈现出娇艳的粉色,他从未见过,这是情动的表现?

  他刚伸进一根手指便惊讶于她的湿润,忍不住又加了根手指,稍微感受到一些阻力后便耐心抽插,手指在里面乱按搅动,将她的穴道撑得更开。

  夏朝瑰大脑晕乎乎,她偶尔低头看他的脸,不可否认他很帅气,眼窝深邃鼻梁挺直,一双桃花眼到处勾人,她咬住下唇抑制呻吟,大脑越来越迷糊,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技术这么好了?

  不,是她的欲望突然爆发了,满打满算也就接了两个吻,她还不至于这么敏感。

  “你、你……唔……是不是给我、下药了……”夏朝瑰咬着牙问他,除了这个她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

  话音刚落穴口又被加入第叁根手指,季崇华黑沉沉的双眼直勾勾盯着她漂亮的小脸,声线低沉,带着诱导的意味,“我要进去了。”

  “不……唔……!”夏朝瑰死死收紧穴口,她知道和他做爱有多痛苦,身体被异物撑开,悲伤、痛苦、卑微是她对性爱的所有印象。

  香味越发浓郁,脑袋里有个很强势的声音让她放松。

  夏朝瑰溢出一丝泣音,身体却逐渐放松,娇嫩的内壁被手指刮过,甬道越来越湿润,季崇华抽出手指,指缝间全是清亮的淫水,他看着夏朝瑰还在往外流水的小穴,叁根手指捅进也没让她痛呼,忍不住感慨:“你好湿,真厉害。”

  前世她每次都很干。

  夏朝瑰的腿软软瘫在两边,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前世他们的性爱都要靠润滑剂,季崇华每次都是草草干十几分后射进去,然后满脸冷漠的走人,完美诠释拔屌无情的含义。

  确认她足够湿润后,季崇华换上阴茎,抵在穴口上缓慢进入,小穴艰难的吞进龟头,夏朝瑰用枕头盖住脸,将所有的痛呼呻吟都挡在外面,她紧紧抓着脸上的枕头,细白的手用力到青筋凸起,想来还是有些疼。

  枕头挡住了香味,理智也慢慢回归,她悲哀的发现这种疼痛反而更令人安心,这才是他们之间应该有的状态,而不是无法控制的舒爽。

  季崇华爽得都起鸡皮疙瘩了,小穴又紧又热,水润湿滑的甬道像无数张小嘴似的吮吸讨好着他的阴茎,他将整根阴茎塞进去,二人的身体完美契合。

  “别害羞。”季崇华笑着拿开她的枕头,香味又如同密不透风的网般将她缠绕。

  “好深……”夏朝瑰蹙眉说道,眼角滑过两滴泪,她似乎是第一次将阴茎吞得这么深,前世季崇华试过很多次都不能把阴茎全部塞进来,还说她逼短不经操,原来、原来男人的阴茎这么长吗?她感觉都到肚脐眼的位置了。

  不友善的回忆显然不能让她放松,夏朝瑰细密的睫毛扑闪不停,身体因为羞耻痛苦绷紧,穴口撕裂般的疼,她不想发出太多声音,只说了个涨字便死死咬住下唇,转头将脸埋进凌乱的床铺中。

  前世他也不喜欢她在床上浪叫,事实上也没什么好浪叫的,真叫了也是装的。

  季崇华开始缓慢抽插起来,轻轻抽动两下,她便发出控制不住的呜咽,他忍不住问:“很疼吗?”

  夏朝瑰没回答他的问题,只娇软着嗓子说:“你快点……”

  季崇华笑了,抬起她的双腿,看着自己的阴茎撑开阴道,粗硬的阴毛下紫红色的阴茎进进出出,他用手抹了把穴口附近的液体,塞进她的嘴里,“尝尝你自己的处女血。”

  夏朝瑰果然尝到股血腥味,她下意识想转头,“不……唔……!”

  怎样都摆脱不了嘴里的手指,她被男人刺激得又羞又怒,“放开……!唔……!嗯~”

  香味将她环绕时欲望又重新涌现,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含着两汪热泪舔干净了男人的手指,香软的舌头在他的指缝间舔过,粉嫩的颜色和他略显粗糙的手指天差地别。

  “你是不是、是不是……用催情的东西了……”夏朝瑰哭得乱七八糟,血腥味还在嘴里环绕,欲望在体内蒸腾。

  她这才发现男人早已不是一开始的小幅度抽插,而是骑在她身上,阴茎快要脱离甬道时又猛地全根插进去,那么大那么粗的一根阴茎,几乎要干坏她的阴道,她不仅没有前世痛苦,甚至能全部吞下,甚至感受到了完全陌生的快乐。

  “啊……呜……”刚溢出两声呻吟又被迅速吞下,季崇华不过抽插了几下,她的小腹便不停抽搐,小腿晃个不停想从他身下逃离,却怎么样都摆脱不了他的大手,“不要……不要、不要!什么、什么东西要来了……”

  她可怜的哭求着,双腿酸软无力,阴茎在蛮横的撞击她腹腔深处的子宫,“啊!啊!啊啊啊——!”

  大脑宛如烟花绽放,她的呻吟尖细又舒爽,揪着床单捂住摇头,淫水泛滥成灾似的一股股往外流,眼泪也不受控制往外流,季崇华低下身抱住她,在她已经被情欲熏成粉红色的肩膀咬一口,声线低沉暧昧:“你高潮了。”

  夏朝瑰满脸失神,眼神空泛,身体还在一阵一阵的抽搐,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他的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