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初夜·2_假面【1V1 高h】
话本小说 > 假面【1V1 高h】 > 7初夜·2
字体:      护眼 关灯

7初夜·2

  夏朝瑰刚高潮完,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季崇华的手就伸向了她的乳房,大力揉搓着。

  “唔……不要……”夏朝瑰垂眸能看见他宽厚的手指握住乳房不停玩弄,乳肉从指缝中挤出,雪白雪白的皮肤与他略显粗糙的手指形成鲜明对比,“轻、轻点……”

  “真舒服。”季崇华喟叹,“没想到你肉这么嫩。”

  夏朝瑰握抓住他的手腕却无力阻止,大脑已经融化,身体只能给予他最原始的反应,眼泪流得满脸,穴口夹紧又放松又夹紧,她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是如何被男人破开,龟头摩擦过内壁只能让她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呻吟。

  “不……”夏朝瑰哭泣,把半张脸埋进枕头中,季崇华几乎是捏着她的乳房操干她的阴道,记忆中的性爱一直很疼,这种舒爽于她来说太过陌生,男人的阴茎从未进入过这么深,她用力抓紧枕头,手背青筋凸起,用尽全力才克制住放浪的尖叫。

  “躲啥啊,叫两声我听听。”季崇华用力一个冲刺,果然听见她颤抖的声线,他抬起她的腿放在臂弯中,几乎把她折成两半般死死压住。

  夏朝瑰大口喘息,转头看向窗外,季家很大,像城堡似的,季二少爷住在顶楼,不管夜景还是日景都能看见被月光或日光照得粼粼的湖面,眼泪将湖面泅得更加朦胧,月亮都带上了毛边,像古早叁级片的画质。

  见她哭得越来越厉害,季少爷难得贴心的放缓动作,问:“你很疼吗?”

  “没事……”夏朝瑰回避他的视线,遮住胸部,蹙着眉头,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

  季少爷只当她害羞,毕竟前世的夏朝瑰那么爱他,他理所当然认为她依旧爱自己,只需要好好对她,回应她的感情就好了,于是季少爷又一次堵住她的唇。

  “唔……唔嗯!”夏朝瑰小穴蓦地缩进,淫水不受控制一股股往外喷,她想推开他的肩膀,却不能动弹分毫,“不……唔、唔要……”

  刚说了两个字便又被男人堵住双唇,熟悉的香味又飘散过来,她最后抵抗的力气也没了,只能被男人压着不停操干,直到腹腔深处有什么浓稠的液体炸裂开来,灯光也变得浓稠,橙红色的往下流淌,覆盖住她整个身体。

  连卧室都在帮季崇华侵犯她。

  季崇华抽出阴茎,扒开她的腿仔细观察后确认没有裂开才躺回床上,前世二人的第一次是夏朝瑰坐在他身上强行给自己破处,因为没有经验又很紧张做完后才发现已经撕裂了,后面送到医院他还被医生狠狠骂了一顿。

  季崇华把她拉到自己胸口趴着,手指划过细腻的皮肤,在突出的脊椎上轻按,每一个动作都很色情。

  夏朝瑰趴在他胸口满脸失神,暖黄色的灯光比正午的太阳还刺眼,她小声说:“能不能把灯关了?”

  季崇华伸手关掉卧室灯,黑暗填满房间,被窥视的感觉消失她稍微安心了些,季崇华却又点亮了床头的夜灯,手指在她滑嫩的脸颊上摩挲,直到手指上的茧把那一块摸红。

  再次被男人压在床上时她是意外的,季崇华在她印象中是屌大早射活不好,从来不会有第二次。

  双腿被掰开,陌生的快感又从下身传来,她的下巴被掐住,接触到那双布满情欲的眼睛时一切都被放慢了零点五倍,嘴唇被用力咬住,柔软的唇肉在男人的齿间摩擦,口腔被宽厚的舌头搅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灼热的呼吸已经跑到脖颈,她还停留在接吻的环节,当乳房被男人咬住时她几乎控制不住踢开男人的动作,脚踝被轻而易举抓住,她下意识紧紧抓住他的肩膀,“不要……不要吸……”

  男人在用力吸她的乳头,犬齿摩擦过乳肉的轻微刺痛让她紧张的浑身颤抖,乳头从未被如此温热的包裹住,好像内心的不安与羞耻也被他一起玩弄了似的。

  等他玩弄够后不等他的反应,夏朝瑰先翻身把他压在身下,眼圈通红,“我、我来动。”

  这种姿势才能让她安心,被男人压着只能接受他给予的快感太过可怕,她不想失去最后的掌握权。

  “你确定?”季崇华嗓音沙哑,扶住她的腰,“你会吗?”

  夏朝瑰点头,低头握着他的阴茎,熟门熟路的找到穴口,一点一点吞入,她撑住自己的大腿,粉红色的指甲深深陷入丰腴雪白的腿肉中,鼻腔间不断发出轻微哼鸣,比刚才偶尔泄露的浪叫还淫荡,“呃……嗯……呼……”

  吞了一半她便感觉已经到极限,这是她熟悉的深度,撑着大腿开始摇晃,膝盖跪在柔软的床单上也不会疼,她看着床头挂着的蒲公英油画,仿佛自己也变成一朵蒲公英享受微风与太阳。

  季崇华一个挺腰把她的双腿撞软,小穴又吞进一些,她几乎要摔倒,幸好有他紧紧扶着她的腰,察觉到他正用力抓着她的腰往下,夏朝瑰眼泪大滴大滴落在他的胸口,像岩浆似的滚烫,软着嗓音求饶,“太深了……不要……”

  季崇华在心里叹气,第一次用这种姿势肯定会害怕啊。

  他起身把她压倒在床,阴茎一点点朝里捅去,夏朝瑰还在哭,她不想接受这些陌生的快感。

  “啊~嗯!”甜腻的呻吟刚溢出一声就被她迅速掐断,小穴紧紧缩着,大量热液从里面涌出,她再一次被男人干上了高潮,浑身紧绷,上半身因为过于用力的想要憋住呻吟而通红不已。

  季崇华在丝滑的小穴里冲撞,她正紧紧咬着手指阻止自己呻吟,额头用力到青筋凸起,柔顺的黑发沾在脸颊很是狼狈,眼睛看着窗户的方向湿润一片。

  卧室里只有粗重的喘息,安静的有些诡异,夏朝瑰感觉自己在打一场漫长艰难的拉锯战,高潮一次比一次强烈,他却一点要射的意思都没有。

  ——————分割线——————

  俺回来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