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叛逃西凉_夫君谋
话本小说 > 夫君谋 > 第五十章 叛逃西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十章 叛逃西凉

  燕丰城出了一件大事,街头巷尾无人不知,无人不议。

  事情的起始是刑部主事段常接到了一封密报,举报吏部侍郎安锦和礼部主事苏熙曾参与了一起买官冒名案,并在其中徇私枉法,威逼了一位证人做了伪证,使得两人逍遥法外。刑部对此案高度重视,并在第一时间禀报了当今皇帝陛下。

  陛下震怒,命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三司会审,一定要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

  原本已流放至边疆的证人也被找了回来重新审问,而涉案者吏部侍郎安锦和礼部主事苏熙被收押在天牢,随时等候提审。

  爹娘他们听说这一噩耗,立刻赶来看我,我只推说是冤狱,一场误会,让他们放宽了心。公公听闻此事,什么都没问,只是看我的眼神有些愧疚。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公公似乎什么都知道,只是装糊涂罢了。

  婆婆找了我一回,两个人相对而坐,沉默了半晌。最后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起身离开,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在我肩上拍了拍。“自己当心些。”

  我没有去看安锦。事实上,我也进不了天牢。我只在心里数着日子,等着他回来。

  大哥和妙音常来看我,小妹更没事儿便上门来,给我讲些她最新相亲的糗事儿消遣。我依然跟平常一样吃吃喝喝,领着小黄元宵去书斋当班,没事的时候画画****,只不过每回画出来都是安锦的脸,挺闹心。

  安锦被收押在天牢的第五天夜里,终于出了一阵不小的动静。我睡得浅,一下子被惊醒,披上衣服便出了门。婆婆已经站在院子里,沉声道:“来了。”

  公公挣扎着出了房门,又被婆婆扶了回去。雀儿从外面奔了进来,难得一脸正经。“少夫人,来了很多官兵。

  终于来了。我深呼吸,勉强平息了心头的紧迫感。“待我出去看看。”

  安宅外被火把照得灯火通明,围着一圈银盔铁甲的长戈官兵,水泄不通。侍卫前站了两个人,一个是段常,另一个是刑部吴侍郎,两人表情凝重,紧盯着我。段常的神情中稍有不忍,却还是上前一步,朗声道:“夫人,在下与吴大人前来,是奉旨行事,要请安大人全家去一趟刑部。”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皱眉,作慌乱状。“为什么要我们也去?”

  吴侍郎冷笑一声。“安锦与苏熙一同逃出了天牢,整个苏家下落不明!如今我们怀疑苏家乃西凉国的奸细,安锦跟苏家很有可能是一伙的!”

  我大骇道:“绝不可能!”

  “可不可能,还请夫人跟安府上下说一声,都跟我们走一趟才好定夺。”吴侍郎轻蔑地睨我一眼,朝兵一挥手。“带走!一个都不能落下。”

  这吴侍郎,想必又是个平时就看安锦不顺眼的。随着他的命令,已有两名官兵朝我走来,作势要绑。

  “等等!”我终于忍不住发怒。“我自己会走!”

  “大人!”段常忙道:“此事尚未查明,再说夫人为一介女子,又不会武功,就不必缚住了吧?”

  吴侍郎沉吟片刻,这才作罢。婆婆和公公相扶而出,其余的人也都被押了出来。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朝我脸上看了一眼。我报以安抚的眼神,微一点头。最后连元宵也被捆成一根白腊肠给扔了出来,看着我委屈得直哼哼。小黄大概是溜得快,没被逮着。

  我们并没有去刑部,而是被直接拉进了刑部大牢。我和公公被关在相邻的牢房,其他人被关在别的地方,婆婆则被他们带了出去,不知去向。

  苦了公公。他面色蜡黄,神色疲累。牢房里堆了些稻草杆,下面便是冰凉潮湿的石砖地。他喘着气,声音衰弱,听得我一阵揪心。牢房里只点着两只火把,两个狱卒守在铁栏杆外,坐在桌旁一面喝酒,一面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我。

  我朝他们笑笑,从袖里掏出之前藏好的金叶子放在栏杆外的地上。两个狱卒眼睛一亮,四处看了看,假作不经意地从地上捡起金叶子塞进荷包里,低声问:“什么事?”

  “麻烦二位,蘀我公公寻些热茶和棉垫来可以么?他年岁大了,又受过脚伤,实在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狱卒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其中一名便转身离开,大概是去找我要的东西了。

  另一名朝四周看了看,忽然狞笑着隔着栏杆朝我逼近。我一吓,正要后退,却听他低声说:“在下螳螂,奉命在此接应,夫人有任何吩咐尽可跟我说。”他掏出一块小金牌朝我晃了晃,又迅速地塞了回去。

  原来是秘部的人?他又朝我笑了笑,大概是恭敬的意思,却依然挺狰狞。原来他之前不怀好意那笑容竟然是在暗示我么……我还当是遇上流氓了。

  既然安锦连刑部大牢里也打点好了,我便也放下了心。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回坐牢房,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依然有些郁郁。这地方挺黑,地上又潮又硬,空气中混合着霉味和馊味儿,稻草杆儿睡着极扎人。然而这一切,都比不上被困在一处斗室失去自由的那种压抑。

  但我明白,既然安锦做过了安排,这想必已是能得到的最好待遇。我探头看了看公公,他躺在稻草杆中间,像是已经睡了过去。

  我知道自己肯定睡不着,索性抱着膝盖开始想念安锦。这个时候他会在哪儿?

  安锦说过,这一回他要彻底解决所有的问题。

  陛下对苏家的“安排”,是要逼他们全家潜逃回西凉。而他这么做的目的则是为了让安锦假装叛逃,混同苏家一起回西凉,探听三皇子夏之淳的下落。

  之前西凉说夏之淳在路上落了崖,陛下虽表面作大度不在意,其实压根儿就没有相信。他认为这其中一定有缘故,怎么可能这么巧合就在回国的途中落了崖?他要知道真相。如果是死了,究竟是死于何故?如果没有死,他究竟在哪儿?

  这就是陛下要安锦做的事,作为交换,他答应等安锦完成这一件任务后给出绝子酒的解药,并赐予安家免死与免罪金牌,放安家自由。而安锦同意了这个交换条件,也答应了这将是他作为秘部之主为杞国做的最后一件事。等他回归之时,便是正式交还秘部的时候。

  由于安锦必须作为叛贼与苏家一同潜逃,所以表面上安家难免会受到一些连累,受些牢狱之灾也是难免,只是做做样子给西凉看而已。等过几日,陛下自然会安排一个避人耳目的地方让安家住下来,一直到安锦从西凉回来。

  这件事,秘部中只有为数不多的高层分子才知道。当然,没有安锦的命令,谁也不会轻举妄动。

  在我看来,安锦的这次行动其实挺有难度。西凉颜或绝不是个好骗的主,跟安锦还有旧怨,要得到他的信任在西凉国展开调查,怕是难上加难。但安锦很有把握,还安抚我说他一定有办法完成任务。

  安锦说话做事,向来很靠谱。既然他说有把握,那便是**不离十。而我能做的,就是尽全力蘀他守好安家,稳住人心,等他回来。

  他说过,回来之后,我们便寻一处乡下地方,买些地,种种小花儿小草儿,养养元宵小黄,再生两个孩子,做一对生活乐无边的地主和地主婆。想象着他所描绘的场景,我渐渐也忘了自己身在牢房,心中的暖意融融。

  我和公公在刑部大牢没待多久便转移暗中送上了马车。我原以为马车会带我们到天牢,却没想到直接将我们送进了皇宫。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到皇宫里的监牢。确切地说,这算不得监牢,更像是一座三进五间的宅院,不同之处是宅院被严密地看守着,恐怕连只鸟也飞不进来。屋子里的设施挺齐全,被衾软枕也很暖和舒适。公公累得够呛,早早地睡下了,我回了自己的房间,觉得陛下还想得挺周到,大概是担心我们在刑部大牢里吃了苦,特地先把我们接到了皇宫里待着。

  只是不知道婆婆究竟去了哪儿。我思量了一会儿,大概因为换了个舒服些的环境,倦意上涌很快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两名红衣御卫把元宵给丢了进来。

  我连忙宽慰它因为被捆成腊肠而受挫的自尊心。它蹲在我怀里呜呜咽咽地撒了一会儿娇,便开始欢快地在新院子里大展拳脚,踩烂了不少花儿草儿。

  我不心疼。反正不是我家的。

  然而公公的气色越来越差。元宵围着公公转,发出一种奇特而急促的鸣叫声,又不住地朝我望。公公勉强抬起手安抚它,它却显得有些烦躁。我很担忧,请门口守着的御卫帮忙禀告圣上,至少请个大夫来看看。御卫不耐地挥手把我推了回去,只说陛下有旨,说任谁也不能靠近这儿,更别说大夫了。

  我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心中莫名慌乱。事情有些不对劲。明明只是做做样子的关押,至于这么动真格的么?

  第三天,爹、娘、小妹和大哥夫妇被送了进来。

  我的感觉终于还是应验了。安锦和杞皇的约定里,绝没有要波及到我家人这一条。

  爹和娘看上去灰头土脸,显然也受了不少的罪。大哥扶着妙音,两人都挺沉默。小妹哭丧着脏兮兮的脸蛋瞅着我。

  “对不起。”我心中已是一团乱麻,不知该说什么,只好低着头胡乱地道歉。“是我连累你们吃了苦。”

  娘没有问什么,只握了握我的手。“孩子,别说了。咱们一家子,甜的时候一起过了,苦的时候也得一起过过,这才算得圆满。别什么事都自己扛着……”说着说着,她眼圈一红,别开眼不看我。

  爹和娘进去看望公公,大哥和妙音跟我解释了他们这几天的遭遇。原来那一夜安家被带走后不久,一队官兵同样带走了我的家人,并把他们全部关在刑部大牢内。

  他们在那样的环境下过了两天,直到第三天才被送了过来。

  “阿遥,没关系。”大哥与妙音对视一眼,微笑道:“至少我们一家人现在还在一起。”

  “可是——大嫂的身子——”妙音刚怀了孩子,在那样潮湿阴冷的地方待了两天,如果有什么事,叫我如何安心?

  妙音大咧咧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笑道:“放心罢!我的身体好得很,孩子随我,哪儿会那么弱?”

  大哥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逮住她的手。“还打?”

  妙音做了个鬼脸。我和大哥被她一逗,原本沉重的心情稍放了放。

  小妹想笑,憋了半天却哭了。“二姐——姐夫他——”

  大哥连忙阻止她:“小妹!”

  “安锦他是有苦衷的。”我只能这样安抚他们。“他一定会想办法把我们救出去。”

  小妹哭得更厉害了。大哥和妙音的脸色也很不好看。“阿遥……”

  我心下微凉,问道:“怎么了?”

  大哥,妙音和小妹的表情各异,但都传递了某种极度不详的讯息。

  “他——究竟怎么了?”我心跳渐快,但又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怎么会知道关于安锦的消息?

  小妹终于忍不住,抓着我的手臂。“姐夫他……出事了!”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这几天吃得可真是满足啊……尤其是腊肠。

  下一更:2月6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