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日即一年_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话本小说 > 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 第1章 一日即一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一日即一年

  一声龙吟响彻。

  云层之上一道金色光束打下,打在了地面一座高约半米的圆柱。

  圆柱上逐渐显现出了一个身穿黑色龙袍,鬓角泛白的男人。

  “嗯?”

  男人轻嗯了一声,有些没搞懂自身的情况。

  目光所及,被天空之上的一行字吸引过去。

  上面赫然写道:大秦第一任皇帝:秦始皇嬴政!(公元前259年——前210年)

  不多久,字体消失。

  虽然没搞懂是个什么情况,但秦始皇脸上还是露出了满意且得意的笑容。

  “哈哈哈,朕乃开国之君,朕的大秦必将万世长存!只是后面那个公元前是何意?”

  秦始皇思索了一下,想不明白,索性也就不多想了。

  左右环顾,这才发现自己竟是身处在一座围城之内。

  四方城墙皆高约百丈,脚下圆柱处在围城正中心,距离城墙约有千米。

  除此之外,是空空如也。

  秦始皇心中很是纳闷,没记错的话,自己已经死了,莫非自己真的得了永生之道?!

  可..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朕乃秦始皇,是何人将朕关押在此!”

  一声大喝,响彻周遭。

  可回应秦始皇的只有寂静

  秦始皇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如此大胆敢关押自己,他定将那人五马分尸!

  秦始皇走下圆柱,脚靴踩在布满枯草的土面。

  抬头看了看天,是烈日当头,还带着几抹淡云。

  没有鸟雀飞过,只有寂静。

  秦始皇深吸口气,被这寂静的气氛搞得上头。

  再次破口大骂:“今日若不放朕,他日朕定将率领朕的大秦将士踏平此地!抓你老娘,杀你老爹,辱你妻儿!!”

  秦始皇足足骂了一个小时,结果累得不行,还是无人回应。

  日落,日升,再日落,再日升。

  三日后。

  仿佛是来自遥远的天际又似在近前,再次传来了一声高亢的龙吟之声。

  蹲坐在圆柱旁饿了整整三天的秦始皇猛地一惊,睁眼便看见了天空之上再次出现了一行字。

  大秦第二任皇帝:秦二世赢胡亥。(公元前230年——前207年)

  秦始皇立马站起了身,朝身后的圆柱看去。

  果不其然,圆柱之上逐渐显现出了一个身穿黑色龙袍的青年男子。

  待看清容貌,可不就是自己的儿子胡亥吗!

  秦始皇一脸错愕加懵逼的看着同样一脸错愕加懵逼的胡亥。

  四目相对,很是安静。

  “父..父皇....”

  胡亥简直不敢相信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死了三年的老爹。

  对了,自己也死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间?

  不等胡亥思索,就见饿了三天的秦始皇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圆柱上的胡亥给拽了下来。

  “秦二世为什么是你!我儿扶苏呢!”

  胡亥被吓得不轻:“父..父皇,您听我解释啊!”

  秦始皇这才松开了手,目光凶狠的瞪着胡亥,等待回答。

  胡亥咽了口唾沫,对于秦始皇的畏惧是打心底里的。

  “扶苏..扶苏他死了。”

  “什么!”

  秦始皇嘴角一抽,不敢相信自己的好大儿死了。

  “怎么死的。”

  “是赵高!都是赵高那个王八蛋,他不仅杀了扶苏,连孩儿也是被他杀的!父皇啊,您要为儿做主啊!”

  胡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着秦始皇的大腿哭诉着。

  秦始皇握紧了拳头,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

  “你在位多久。”

  许久之后,平静下来的秦始皇问道。

  “回父皇,儿在位..三年。”

  “三年...”

  秦始皇心中思索,又抬头看了看天。

  如果没记错的话,从自己来到这里,刚好过去了三日。

  “一日即一年,三日则三年。”

  秦始皇好像懂了什么,又看了眼不争气的胡亥。

  一甩衣袖:“滚,没用的家伙!死了也好,朕的后世子孙定会杀了那狗贼赵高,让大秦重回巅峰!”

  “额..”

  胡亥想说什么,但又怕父皇恼怒,便什么也没说。

  “父皇,这里是何地啊。”胡亥转移话题。

  “朕也不知。”秦始皇背手而立,仰头看天。

  但猛地一下,秦始皇目光晕眩,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

  胡亥立马上前搀扶:“父皇,您怎么了。”

  秦始皇虚弱说道:“朕..三日未曾进食了。”

  “父皇稍等,儿这就去给父皇找些吃食。”

  胡亥四周看了一下,发现这里四面城墙高耸,地面布满杂草。

  面积虽还算大,但却是能一眼看清,显然没有任何可以吃的东西。

  “父皇,要不我们去城墙那边看看,看能不能出去。”胡亥看向东面的城墙说道。

  秦始皇点了点头。

  胡亥搀扶着秦始皇朝城墙走去。

  不多久,父子二人来到了城墙近前。

  这才发现这面城墙的墙壁上竟是有个凸起雕刻地栩栩如生的龙头。

  下一秒,在龙头的右边逐渐显示出了数行字。

  上写:君王初来到,城墙门可开。门后有山珍,亦有妖鬼怪。君王再次临,城墙门自关。未能及时返,生不如死人。

  秦始皇和胡亥二人蹙眉看着墙上的文字,心中各自琢磨。

  胡亥看向秦始皇:“父皇,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啪!

  曾料秦始皇二话没说一巴掌打在了胡亥的后脑上怒道:“叫你平常多读书,这么简单的打油诗你他娘的都看不懂?!”

  “父皇恕罪,儿错了!”

  秦始皇翻了个白眼,再次看向墙上的文字。

  许久之后,这才悠悠说道:“此处一日等于外界一年,倘若朕没有猜错的话,后面还会陆陆续续降临更多朕的后世子孙君王。每来一个,城门就可打开一次。门后有我们需要的东西,但也会伴随着危险。再等到下一个皇帝来时,城门就会自动关闭。所以我们要在城门关闭前返回,不然...”

  “不然就怎样?”

  啪!

  又是一记耳光。

  “老子怎么知道!反正是不好的事就对了。”

  秦始皇一甩衣袖,也是懒得再管这不争气的儿子。

  “不愧是始皇帝,倒也不蠢。”

  突兀出现的声音吓了二人一跳,连忙左右环顾,警惕四周。

  “何人!”秦始皇大喝一声。

  “别找了,就在你们眼前呢。”

  二人看向城墙,就见那颗雕刻龙头此刻竟是活了过来,惺忪的眼睛看着二人,像是刚睡醒。

  “啊!父皇,他..他是活的!”

  胡亥又被吓了一跳,连忙躲到了秦始皇的身后。

  秦始皇倒还算镇定,眼中还闪过寒芒盯着龙头:“何方鬼怪!”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