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朕的宫殿啊_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话本小说 > 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 第114章 朕的宫殿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4章 朕的宫殿啊

  众人与之爷爷客套寒暄,不多赘述。

  随后,众人跟着大娃和爷爷二人,走出了妖洞。

  至于蛇精手里的如意,他们试了,不过没有任何效果。应该只有蛇精能使用。

  索性直接毁了。

  众人回到木屋,老翁爷爷没什么好招待的,但还是做了一桌子粗茶淡饭。

  众人没有嫌弃,反倒是被爷爷的淳朴善良所感动。

  吃饭的功夫,二娃三娃等人,一个接一个的开瓢。

  跳了出来,满院子的喊着“爷爷爷爷~”

  爷爷和秦始皇一起:“唉!”

  这次是个简单任务,但收获却是不简单。

  出城仅一天,次日秦始皇等人便告别葫芦娃兄弟,返回了围城。

  围城宫殿内。

  秦始皇一行人一回来,便迫不及待开了个研究会。

  主要就是木箱里的宝物。

  还算宽敞的大殿内,站着围城的各国朝的开国之君。

  以及胡亥、刘恒、刘询、刘彻也在场。

  “王莽,与之讲解和一一展示。”秦始皇吩咐道。

  王莽一拱手,立马上前。

  王莽拾起红色小葫芦,放于手掌间。

  将早已备好的黑绳取来,将其串戴。

  随即戴在了脖颈处,像个项链配饰。

  戴上之后,王莽瞬间感觉浑身充斥着力量。

  心念一动,王莽的身躯瞬间变大。

  砰的一声!

  直接顶破了屋顶,王莽整个头露在屋顶天空。

  屋外正在搭建桥梁和栽种的皇帝们,被吓了一跳。

  刘禅更是一个没站稳掉进了河里。

  “王莽!这是朕的宫殿!!”

  秦始皇大怒,好不容易有了个宫殿,这家伙一头给撞破了。

  王莽慌得不行,连忙心念一动,再次缩小。

  “抱歉啊,始皇。第一次没经验,一不小心没控制好。”

  秦始皇抬头看向屋顶,一个几米宽的大洞,伴随着阳光洒下。

  但除了从此出城的人员,其他人皆是瞠目结舌。

  刘秀看向王莽:“你才是秀儿吧。”

  “没你秀儿。”

  “行啦,红色葫芦是增强力量和变大,这个朕已经知道。演示下一个。”

  说着,秦始皇看向了胡亥:“你来。”

  胡亥一拱手,连忙上前。

  按照顺序拾起了橙色葫芦。

  同样用黑绳串戴,佩戴在了胸前。

  不用王莽说,自我体会胡亥就已经知晓了其用处。

  因为从戴上那一刻开始,他就觉得视力变得极佳,耳朵听得真真切切。

  就见胡亥屏气凝神,站在原地,只有耳朵动了动。

  众人都很安静的等待胡亥的反馈。

  很快,胡亥看向秦始皇说道:“父皇,我听到刘弗陵、刘协等人正在救落水的刘禅。还有围城最南面的稻草地里,刘骜、刘宏、孙皓三人在那里偷懒睡觉,呼噜声老大了。”

  听罢,刘邦、刘秀、孙权脸色顿时一沉。

  “我说怎么老找不到他们人在哪,原来是躲在那里。”

  孙权一脸气愤的说道。

  “速速处理,不用在乎辈分,往死里打。”刘邦淡淡道。

  “诺。”

  孙权一拱手,出了宫殿。

  这时,王莽出来说道:“二娃橙色,能力是千里眼和顺风耳。但同样也有弱点,耳朵和眼睛的防御力很弱。”

  秦始皇点头,随后继续实验其他葫芦。

  便不一一赘述。

  众人测验尝试了一夜。

  其结果如下:

  红色大娃:力量增强,可变大。缺点是被封下丹田,会能力尽失。

  橙色二娃:千里眼、顺风耳。缺点是耳、目防御力弱。

  黄色三娃:铜皮铁骨、刀枪不入。缺点是怕以柔克刚和打屁股。

  绿色四娃:喷火、吸火、霹雳。缺点是在寒冷环境下体内火力会被逐渐耗尽。

  青色五娃:吸水、吐水。缺点是得先吸水,才能吐水。且有一定上限。

  蓝色六娃:隐身术,这个厉害了。

  紫色七娃:戴上之后,紫葫芦变大,可以吸入任何东西。

  同时,七个葫芦有一个共同限制条件,就是只能使用一个时辰,从佩戴开始算起,不管你有没有使用。

  有趣的是胡亥在测试绿色火娃葫芦时,王莽已经提醒稳着点,但他还是一不小点把秦始皇的宫殿给点了。

  大火迅速蔓延,王莽连忙操起青色水娃葫芦,跑去河边吸水,再吐水灭火。

  火最终是灭了,但秦始皇的宫殿已经不成模样。

  秦始皇那叫一个心疼:“朕的宫殿啊!朕的咸阳宫!”

  气得不行,戴上红色葫芦,逮着胡亥和王莽二人一顿削。

  王莽冤枉:“为什么要打我啊!”

  几日后,一声龙吟响彻在了众人耳中。

  仅仅四天,新皇到来。

  所幸这次的任务简单,没有耽误太多时间。

  众人抬头看天,就见上写:

  东晋第六任皇帝:晋哀帝司马丕(公元341年——公元365年)

  司马衍见上面写的名字是自己儿子啊,心中先是一喜,但算算时间

  又笑不出来了。

  依旧是个二十多岁的短命皇帝。

  随后,司马衍上前与之稍微解释一番,似懂非懂的司马丕朝着众先祖一一行礼。

  一旁的曹丕心说,这家伙怎么跟自己同名啊,晦气。

  司马睿轻叹了口气,看向司马丕问道:“先说说如今晋朝如何了。”

  司马丕一拱手:“回曾祖父,晋朝情况不容乐观。内部政权斗争激烈,大司马桓温执政,几次兴兵北伐,虚耗国力。北方鲜卑慕容部日益猖獗,多次打败我晋朝,导致国力日渐趋下。”

  司马丕实话实说,最后几个字声音很小。

  司马睿深吸口气又问:“那你都干了什么。”

  “我登基后,下诏减轻田税,一亩只收二升。还命人运送五万斛米到洛阳,冬天的时候,我又赏赐大米给贫穷的人,每人五斛。”

  听罢,众人皆是打量了一下司马丕。

  没想,还是个懂得体恤民情的好皇帝。

  “那你是如何死的,也跟你父皇、祖父一样病逝?”

  司马睿又追问,心中纳闷,自己这司马家到底是怎么了。

  听罢,司马丕低着头,却是没有回答。

  “说啊!”

  这时,司马炎一呵斥。

  司马丕一惊,连忙一拱手道:“回先祖皇帝,我..一向喜欢长生不老之术,按照道士传授的长生法,断谷、服丹药...”

  司马丕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