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北魏结束_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话本小说 > 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 第160章 北魏结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0章 北魏结束

  话落,秦始皇和刘邦相视一眼。

  这瓜有点大,皇帝之位竟是个女子,简直闻所未闻。

  一旁元诩听罢,只觉心中绞痛。

  “怪我啊,怪我没能保护我的女儿,她才出生一月,她有什么错...”

  元诩用手捶胸口,摇头悲痛。

  元恪拍了拍元诩的肩膀,随即看向元子攸。

  “子攸,我这孙女是因何下落不明啊。”

  “说来话长。元诩的老丈人,尔朱荣听闻元诩被太后毒杀后,就拥立了我为皇帝,率军杀入洛阳。尔朱荣在河阴之地,溺死了胡太后和幼帝元钊。”

  元子攸连忙补充:“元钊就是第十一任皇帝,是文帝元宏的曾孙,年仅三岁。”

  “紧接着,尔朱荣纵兵围杀了王公百官两千多人。祸乱至此,你孙女也就下落不明了。但既然没发现尸体,我想可能是哪个宫女或宦官将其抱出了宫,说不定还活着呢。”

  话落,元诩眼前一亮。

  一步跨到了元子攸近前,拉住了其袖:“当真!我爱女她还活着!”

  “我..我也不知啊,都说了下落不明,反正是没看见尸体。”

  “诩儿,不要着急。既然没看见尸体,就一定还活着。于她来说,离开皇宫,离开皇权,做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是件幸事。”

  元姑娘,一个匆匆上位,又匆匆被废的一日皇帝,史书上连姓名都没有留下,且河阴之变后,就下落不明,不知生死。

  我们只得祝愿这小妮子能平平安安当个普通人过一生吧。

  从某种角度来说,元姑娘或许才是华夏历史上第一个女帝,但很难被正史承认啊。

  剩下的交由我旁白哥说吧:

  祸乱基本平定后,元子攸还是有些本事的,后将专断朝政的尔朱荣诛杀。

  但可惜的是,三个月后,尔朱荣的堂侄:尔朱兆,又将年仅二十四岁的元子攸活活勒死。

  可悲可叹

  只能说元子攸尽力了,但奈何斗不过苍天。

  无错不罚,元子攸交由孙权等人安排了。

  两日后。

  一声龙吟再次响彻。

  城门自动打开,刘昱五人被传送回了围城。

  但无人理会,皆是看向上空。

  就见上写:

  (北朝)北魏第十四任皇帝:节闵帝元恭(公元498年——公元532年)

  好家伙哟,又跳了一人,来的是第十四任。

  长话短说:

  北魏第十三任皇帝是元晔,被尔朱荣的族弟:尔朱世隆,拥立为帝,后被废,在位四个月零几天。

  尔朱世隆随后又拥立了元恭为帝。

  再后来,登场了一位狠人,名叫高欢。率军攻入洛阳,将元晔、元恭,还有尔朱世隆都杀了。

  元恭在位一年两个月。

  叹哟,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北魏快到头了。

  拓跋珪等人头顶似有阴霾,各个垂头丧气,这一天终究还是要来了。

  倒也没什么好矫情的,封建王朝本就如此,合久分,分久合。

  处理完眼前时后,秦始皇走出宫殿。

  便看见刘昱五人跪在殿门口,一脸生无可恋。

  “收获多少啊。”秦始皇淡淡问道。

  刘子业:“始皇啊,十万龙珠太太太多啦。”

  “不仅如此,城外的怪物太强啦,我们的青铜剑全都断了。”萧鸾哭道。

  “朕问你们多少。”

  “呃..七枚。”

  “你看,这可不是朕冷血,给了你们机会,不中用啊~”

  “始皇啊!!十万龙珠太多啦...”

  “拖下去,朕不想再见。”

  “诺!”

  孙权等人上前,将叫苦连天的五人拖走了。

  秦始皇伸了个懒腰,想着今天是踢球呢,还是看电影呢

  不用出城,百万龙珠在手的感觉真是让人身心愉悦啊。

  如此,众人继续该干嘛干嘛,一月假期可还没结束呢。

  踢球、观影,该乐则乐。

  如此这般。

  又是一连三日之后。

  一声龙吟再次响彻在了围城上空。

  众人抬头看去,就见上写:

  (北朝)北魏第十六任皇帝:孝武帝元修(公元510年——公元535年)

  突然默契的是,之前接连到来南边皇帝,现在接连又到来北边的。

  同样的情况,又是相隔一人。

  北魏第十五任皇帝,乃是元朗。

  被高欢拥立为帝,后又被废,在位八个月。

  元朗之后,高欢拥立元修为帝。元修不满高欢专政,迁都长安,投奔关中大行台宇文泰。结果次年,被宇文泰杀了,这上哪说理去。

  元修是北魏的末代皇帝,自此北魏灭亡。

  了解完情况后,众人倒也是见怪不怪。

  拓跋珪、拓跋濬等人却是握拳咬牙,道理懂,但不代表能释怀。

  苦心经营的北魏,说实话,找不出一个恶贯满盈的昏君。

  但奈何天要亡魏。

  黄昏。

  众人吃着晚饭,小酒一杯,米饭一碗。

  大锅菜,自己去添。

  秦始皇看向胡亥:“如今是放假第几日啦。”

  “回父皇,刚好二十日了。”

  “嗯,你不出城机会已经用了,做好准备,下次由你带队出城。”

  胡亥一愣,手里的碗悬在空中。

  懵逼的看向秦始皇:“父皇,我没用啊。”

  “用了。”

  “父皇,你..记错了吧。”

  “刘昱他们出城,你不是没去吗。朕默认你使用了这个机会。”

  噗嗤

  站在一旁边吃饭边看电影的王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胡亥欲哭无泪,放下碗筷。

  一把抱住了秦始皇的大腿:“爹啊!!你不能这样坑孩儿啊,他们那次不能算。”

  “城门开否。”

  “开了。”

  “你出去了吗。”

  “没..”

  “那不就得了。”

  “父皇啊!!爱是会消失吗,孩儿想在围城多陪陪您老人家。”

  “已经陪了二十天了,朕有些烦了。”

  “后面还有十天呢。”

  “有理,那就明天出城吧。”

  “父皇啊!!”

  “这么多人看着,你不嫌丢人,朕还嫌呢。给朕起来!”

  胡亥一怔,委屈的站了起来。

  “还是那句话,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已经玩乐二十日足矣了,收拾收拾明天出城,其他人继续放假。”秦始皇淡然说道。

  胡亥抹了一下,没有泪水流出的眼角说道:“孩儿明白父皇的用心,不会让父皇失望的。那孩儿是不是可以亲自挑选队员。”

  “除了朕,任你挑。”

  话落,王莽、刘秀、曹操三人笑容一僵,有种不祥的预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