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孝顺_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话本小说 > 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 第167章 孝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7章 孝顺

  十分钟后。

  胡亥脸上顶着个球拍印,气势汹汹的走了回来。

  速度越来越快,直朝王莽而去:“王莽,我弄死你!”

  王莽忍俊不禁,撒腿就跑:“二世息怒,开个玩笑嘛..”

  胡亥加速,手里不知从哪里捡了根树枝,追着王莽在建筑工地里乱窜。

  一旁干活的众人皆是大笑,顺便休息。

  王莽跑出了施工地,身后胡亥大声喊道:“放黑豹!”

  话落,一声浑厚的犬吠之声响起。

  呜..汪!

  王莽一惊,侧头看去。

  就见一头大黑狗从河边急速奔来,围城的三只黑狗此时已经十个月大,快成年了。

  体型比之前可是大了不少,有了成年狗的凶悍。

  王莽一蹦老高:“卧槽!二世,你玩真的!”

  “黑虎、黑狼左右包抄!”

  胡亥再次喊道。

  王莽哪里能跑得赢三头恶犬,只是话落五秒后。

  最先发起进攻的黑豹一跃而起,扑倒了王莽。

  紧随而至的黑虎咬住王莽的裤脚,黑狼咬住王莽的衣袖。

  黑豹四肢按在王莽的胸口。

  但这三只黑狗是极其聪明的,它们和王莽也同样亲近,全当这是一场游戏。

  将王莽逮捕,并没有真的撕咬。

  胡亥这时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一脸得意:“王莽,看见没,它们还是和我更亲。”

  王莽欲哭无泪:“二世我错了,快让它们挪开吧,口水都滴我脸上啦。”

  “哈哈哈,回!”

  一个回字落下,黑虎、黑豹、黑狼三只大狗立马回到了胡亥身边,坐下。

  吐着大舌头,呼哧呼哧。

  这时,秦始皇和刘邦都已走了过来。

  秦始皇蹲下身子:“来。”

  三只大黑犬立马迎上,甚是激动,反复蹭着秦始皇,渴望抚摸。

  秦始皇很开心,不停摸着狗头。

  王莽站起了身:“这三只狗是真聪明,它们能分辨出围城谁是老大。”

  刘邦此刻也蹲着身子,摸着狗头:“没错,这三犬还是恭儿他们带大的,可是却与我更亲,而相比我,它们又跟政哥更亲。”

  秦始皇一笑:“哈哈..朕都没怎么照顾过它们。”

  “啧啧..始皇好一手凡尔赛。”王莽小声一句。

  秦始皇看向王莽:“你说什么。”

  “呃..我说我该去搬砖了。”

  “那不快去?”

  “这就去!”

  王莽拽着胡亥朝工地而去。

  秦始皇也随即站起了身,看向刘邦:“这三犬凶悍,以后出城,倒是可以带上。”

  刘邦:“可它们不能复活,死了怎么办。”

  “嗯,这也正是朕所担忧的。死了哪一只,朕都心疼。”

  “那政哥你这不是在说废话,所以带还是不带。”

  “以后再看。等下..你刚才说谁说废话?”

  “呃..政哥,咱打乒乓球走。”

  次日。

  一声龙吟响彻,新皇到来。

  就见上写:

  (北朝)西魏第二任皇帝:魏废帝元钦(公元525年——公元554年)

  “是我长子。”

  元宝炬喊了一声,快步朝其而去。

  老元家的人也都纷纷而去。

  一刻钟后,众人将其带到了秦始皇和刘邦近前。

  旁白哥:

  元宝炬死后,长子元钦即位。

  但元氏皇权早已名存实亡,元钦不甘心做傀儡皇帝,于是罢免宇文泰丞相官职,并暗中授意尚书元烈谋杀宇文泰。

  然,计划泄露,被太师宇文泰毒杀。

  时年三十,在位两年半。

  听罢之后,元宝炬红着眼眶上前,拍了拍元钦的肩膀。

  “儿啊,你已尽力。”

  元钦红着眼眶,跪倒在元宝炬面前。

  也没有再说什么,起码他尝试过反抗了。

  随后,元钦便交由孙权宿管安排了。

  次日。

  又是一声龙吟响彻在了围城上空。

  果不其然啊,众人没有一丝意外。

  如今天下又是三分,比之南北两朝时来皇帝的频率更高了。

  这也是秦始皇没有急于出城的原因。

  众人抬头,就见上写:

  (南朝)萧梁第四任皇帝:梁元帝萧绎(公元508年——公元555年)

  南边上一个来的是萧梁第二任皇帝萧纲,这是又跳了一个。

  圆柱之上,是一个中年男子,且能明显看见他有只眼是瞎的。

  这是个独眼皇帝。

  一刻钟后,众人将其带到了秦始皇和刘邦近前。

  旁白哥:

  萧梁第三任皇帝是萧栋,候景手中的傀儡皇帝,在位不满一年。

  侯景之乱爆发时,手握强兵的萧绎在荆州选择了无视,直到自己老爹萧衍活活饿死后,他才开始了动兵,欲夺皇位。

  真是哄堂大孝啊。

  萧绎为了皇位,对兄弟子侄是杀的杀,撵得撵。解决完后开始讨伐侯景,战局逐渐扭转。

  驻守岭南的又一狠人,陈霸先。北上与王僧辩会师,于公元552年收复建康。侯景乘船出逃,被部下杀死。自此,侯景之乱结束。

  萧绎随之在江陵即位,两年后,西魏兵伐,城陷人亡。

  关键这家伙死之前,还将所藏图书十余万卷全部焚烧。

  听罢之后,高座上的秦始皇神情不是很好看。

  “父亲被困,坐视不管。你可真是孝顺啊。”

  萧绎跪倒在地,低着头,不敢看萧衍。

  此刻萧衍可是一脸阴沉,当初让他去荆州,就是因为信任他,荆州乃是重城,兵精粮足。

  结果这儿子是见死不救啊。

  这时,秦始皇又道:“你死就死,焚书作甚。你是学朕啊还是学项羽啊?”

  萧绎打了个哆嗦,连忙说道:“后世不敢,我当时是想自焚而死的。”

  “那你怎么没烧死。”

  “被手下给拦住了,后来就投降魏国,结果他们百般羞辱于我,又用土袋将我埋杀。”

  “哼,拖下去,杖刑五百。”

  “诺!”

  萧衍等人立即上前,将一脸绝望的萧绎拖了下去。

  这是刚死完,又要再死一次的节奏吗。

  秦始皇站起了身:“朕最恨不孝顺之人。”

  胡亥一听,快步上前来到秦始皇的身后。

  为其揉肩捶背:“父皇,我最孝顺啦。”

  “你?若是你也如此审判一番,朕必要赏你一万杖刑。”

  胡亥委屈:“父皇..孩儿是被赵高给蛊惑的啊..”

  “那就减半,五千杖刑。”

  胡亥心惊,还好自己来得早,当时还没有这个审判流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