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棺椁_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话本小说 > 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 第31章 棺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章 棺椁

  围城内。

  再次迎来了一位新皇,天空之上同样显现出他的基本信息。

  汉朝第八位皇帝:汉昭帝刘弗陵(公元前94年——前74年)

  刘恒刘启等人惊呆了,日子没记错的话,这才第十三日而已。

  不是说,那娃娃登基时才八岁吗。

  众人快步来到了圆柱上的刘弗陵近前。

  刘弗陵表示很诧异啊,这是哪,你们是谁啊

  “滚下来,朕是你祖父!”刘启喝道。

  刘启很生气啊,他听胡亥讲过一旦城门关闭,城外会发生什么事。

  高祖他们怕是少不了受苦了。

  随后一番长达半个小时,肢体与语言的“友好”介绍后,刘弗陵这才基本了解了目前情况。

  刘恒拉着刘弗陵来到了龙头面前。

  “龙头,新皇已到,快快开启城门吧。”

  话落,龙头睁开双眸。

  惺忪的眼神,淡淡的语气:“城外有人不可开,需再等下一任皇帝来时,自动开启。”

  说罢,龙头闭眼。

  任刘恒他们再怎么呼叫,已是不理。

  “可恶!”

  刘恒刘启纷纷看向刘弗陵。

  刘弗陵有点慌,他到现在还有些怀疑他们俩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祖父和曾祖父。

  “说!你在皇位上都干了什么。”

  刘启以为是此子贪图享乐,骄奢跋扈,跟刘盈一样掏空身子,这才导致的英年早逝。

  “呃..回祖父,孙儿登基后采取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政策,屡次减免租赋,招抚流民。大汉一片安好啊。”

  “嗯?那你为何驾崩得这么早。”

  “孙儿因病而故。”刘弗陵一脸委屈,他听出了刘启话中意思。

  自己扪心自问是个好皇帝,可惜命短啊

  听罢,刘恒刘启相视一眼。

  无奈叹口气,只得在心中为刘邦他们祈祷了。

  城外。

  秦始皇、刘邦、刘彻三人开始了漫长的收集龙珠过程。

  李广和卫青则是负责站岗守护,勘察后面是否还有更多的敌军杀来。

  秦始皇破开变异魔军的尸体,取出龙珠。

  意外发现,这些龙珠也随之变大。

  但并没有之前杀死巨兽得到的那枚大,至于一枚能兑换多少普通龙珠,还得跟龙头讨价一番。

  秦始皇很是兴奋啊,若是能将整片战场的所有尸体内的龙珠收下,怕是不下十万之多。

  刘邦同样如此,没想这次关城门反倒是捡了大便宜。

  仨人一阵忙碌,收集了约莫半柱香后。

  就在这时,地面在不断晃动。

  四周岩壁滚石纷飞,大地出现裂痕,以极快的速度蔓延了整片战场。

  “是地崩!”

  刘邦率先反应过来,上次他们被关在城外时,也发生过这种事。

  大地缝隙越来越大,地上的尸骨纷纷往地陷中掉落。

  秦始皇大骂一声可惜,但也无可奈何。

  “父皇,我们快走吧!”刘彻拉着刘邦上马。

  同时对李广喊道:“李广听旨,带上始皇逃离这里!”

  “末将遵旨!”

  李广一声喝,纵马来到秦始皇身边,一把抓住秦始皇的后衣领就往身后马背上甩了上去。

  “朕自己会上马!”

  秦始皇吐槽了一嘴。

  随即,五人二马快速在地颤中左躲右闪,逃离了这里。

  五人有目的性的朝回城方向而去。

  一天一夜后。

  半途中遇到了返回的霍去病和胡亥。

  “如何!”秦始皇还没下马就连忙问道。

  胡亥一脸苦瓜:“城门是关的。”

  众人听罢,不由失望。

  那就只有第二种可能性了,需再等到下一任皇帝来时,城门才可打开。

  还能咋办,只能祈祷下一个皇帝早点挂吧

  这般如此,如此这般。

  一连九日过后。

  这九日秦始皇三人过了一段相当安全且安逸的日子。

  期间又遇到变异的魔军和尸兵,立马就被霍去病他们轻松解决。

  只是他们所盼望的城门,却是迟迟未能开启。

  树下。

  秦始皇四人席地而坐。

  这时,李广、卫青、霍去病突然上了马。

  见状,众人心中一颤,好似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

  就见三人朝刘彻一抱拳:“末将告辞!”

  说罢,无需刘彻回答。

  三人便化作三道金光射向天际,消失在了原地。

  “父皇,他们走了...”胡亥看向秦始皇。

  秦始皇轻吸口气:“怕甚,九日下来这里的尸兵和怪物都已被他们杀了个干净。”

  纵使没杀完,起码也不多了。

  众人心中想着,稍稍安定了下来。818小说

  然而就在这时,地面再次颤抖了起来。

  “不好,又山崩了。”

  四人连忙站起了身。

  而当他们站起后,地面却又恢复了平静。

  “嗯?这次的山崩怎么这么短。”刘彻刚说完。

  远处的大山已经给了他答案。

  就见峡谷山上漂浮着一具棺椁,刚才并不是山崩,而是棺椁从裂谷飞出所带来的震颤。

  “棺..棺椁?”刘邦蹙眉。

  下一刻,就见那具棺椁急速朝四人飞了过来。

  速度极其恐怖,只是两个眨眼,已经从百丈外来到了近前。

  砰的一声。

  棺盖掀飞!

  四人死死盯着棺椁,不敢轻举妄动。

  就见棺椁内缓缓直立起了,一个白发披散,双目凹陷,面部干瘪无生气,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

  老者极其消瘦,好像只剩下了皮与骨贴着。

  四人的呼吸声加重,那老者光是悬浮在那,就已经给了他们极大的压迫力。

  “可恶!偏偏等卫青他们走了,这家伙才出现。”刘彻咬牙。

  “还没看出来吗,他就是故意等他们走的。”刘邦无奈说道。

  听到刘邦的话,老者干瘪的脸露出了一抹笑容。

  “没错..”

  极其沙哑又无力的声音,好像再多说一个字,老者就会气绝身亡了。

  这时!

  破天荒的就见胡亥手持青铜剑率先朝老者走了过去。

  眼神坚毅且不惧生死。

  “纵使我的武器不如你,也不代表我打不赢。因为武器只是助我,真正决定胜负的是我自己!”

  胡亥嘴里喃喃着,朝老者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站在原地的三人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尤其是秦始皇。

  “朕的意思是...”

  愣是给秦始皇整不会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