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土木堡之变_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话本小说 > 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 第410章 土木堡之变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10章 土木堡之变

  龙珠刚兑换完。

  一声龙吟就响彻在了众人耳中。

  吓得众人一激灵,好家伙,再晚回来一会儿,可就被关在城外了。

  众人看向天空,就见上写:

  明朝第七任皇帝:明景帝朱祁钰(公元1428年——1457年)

  当看到信息,明朝皇帝们皆是???

  朱瞻基:“不对啊,我传的明明是朱祁镇啊。”

  朱元璋:“来的第七任,不是第六任。”

  秦始皇:“有瓜吃。”

  刘邦:“嘿嘿,备瓜备酒。”

  一刻钟后。

  ‘咸阳宫’内。

  刘备不在,此时他正在围城西角处,但和以往独自一人不同。有刘禅、赵祯等三十多人陪着他。

  搞得刘备是真不好意思了,说你们回去吧,反正又死不掉。

  众人说:不行不行,我们宁愿不吃瓜,也要陪着可亲可敬的刘皇叔。

  刘备无奈摇头,在拳头大的冰雹中和众人下棋,只是..不太好下,下不了两步,棋盘就翻了。

  众人也无所谓,头上都是血也无所谓。

  甚至还有兴趣捡起冰雹,当冰棍吃。

  回到殿内。

  朱瞻基:“儿,你难道篡位了你哥?”

  朱祁钰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是大哥被掳走了,我无奈之下上位的。”

  朱元璋:“谁掳走了我大明皇帝!”

  赵匡胤:“怎么感觉像是在哪听过这剧情。”

  话落,赵佶、赵桓退出了宫殿。

  赵匡胤:“你们去哪!”

  二人一激灵:“我们..我们去陪刘皇叔分担霉运。”

  说罢,二人撒腿跑了。

  叙述姐:

  朱祁钰,朱瞻基的次子。

  讲朱祁钰之前,必须得先讲朱祁镇,也就是朱瞻基的长子。

  朱瞻基嗝屁,年仅九岁的长子朱祁镇登基。

  朱祁镇有个好奶奶,也就是朱高炽的正妻张氏。

  太皇太后张氏会识人,懂分寸。地位尊高,却绝不允许自己的娘家人干预国事。

  皇帝年幼,太皇太后启用‘三杨’(杨士奇、杨荣、杨溥)辅佐国事。

  在四人的齐心协力下,即使大明有个年幼皇帝,依旧国泰民安,蒸蒸日上。

  可惜岁月终究不饶人,三杨和太皇太后接连去世。

  而一直因为太皇太后还活着,不敢露头的太监王振笑了,笑得很猖狂。

  王振心说:终于都死了,桀桀桀

  王振是朱祁镇身边特别得宠的一个太监,压在头上的人终于都死了,王振便开始了自己的兴风作浪。

  朱祁镇还偏偏就是信任他,使得朝廷宦官专权,借机敛财。

  瓦剌朝贡大明,按规矩,大明礼尚往来,会回礼赏赐得更多,一般是按人数来赏。但瓦剌太贪,不断增加虚报人数,想得到更多的赏赐。

  王振表示:只有我吸大明血的份,岂有你的份?!

  王振干权,减少了对瓦剌的赏赐。

  瓦剌顿时不爽了,发兵来打。

  朱祁镇一拍桌子:他还不爽,老子还不爽呢!

  此时的朱祁镇正值二十出头的热血青年,再加上王振的怂恿。朱祁镇不停大臣劝阻,执意御驾亲征。

  一来:向我爹学习!

  二来:朱祁镇在位期间,明朝有三次大规模北伐,分别是亦集乃之战、丰州之战、以克列苏之战,且皆取得了胜利。

  因此,朱祁镇觉得自己上,自己也行。

  但不巧的是大明的主力军此时全都在外地,朱祁镇只得临时召集了二十万兵马,号称五十万。

  走之前,朱祁镇让自己的弟弟朱祁钰负责监国。

  随后便嘚瑟的北上了。

  然而这一路走,遇到了遍地尸体,加之粮草不济。

  朱祁镇怂了,想回家找妈妈。

  这时王振又站了出来:陛下,现在回去太掉面儿了。

  朱祁镇:有道理,所以我们该怎么办。

  王振:去我老家旅游玩两天再回去。

  朱祁镇:好!

  王振的老家在蔚州,他的私心就是皇帝老儿跟着自己回家,父老乡亲看到还不得从此跪着叫我爹地。

  然而此时,瓦剌的大军正在逼近大同,而大同距离蔚州十分近。

  随行大臣极力劝阻,奈何朱祁镇就是信任王振,舅宠他,偏要去。

  走到一半,王振又不知哪根筋搭错,担心大军会踩踏了老家的庄稼地,于是又建议原路返回。纯属瞎折腾。

  随后大军又绕道折返,中途驻扎在了怀来城外的土木堡。

  一而再再而三的作死,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瓦剌大军,此时追杀而来,将土木堡围的是水泄不通。

  瓦剌太师:也先,假装议和,朱祁镇还就真信了。

  明军上当,瓦拉大军攻入城门,大杀乱杀。

  大明武将樊忠气得不行,抡起大锤一锤子将王振给打死了。

  樊忠掩护朱祁镇突围,可惜还是失败,樊忠被乱箭射死。

  不单单樊忠,还有英国公张辅、兵部尚书邝埜等大臣全部战死,包括二十万大军也全军覆没!

  朱祁镇更是被瓦剌活捉,俘虏北上。

  史称‘土木堡之变’。

  听罢之后,朱元璋已经气得面露青筋。

  “混账!混账!!还被人活捉了,他怎么不死啊!”

  朱元璋再次怒喝:“咱老朱家怎么会生出这种子孙后世!”

  朱高炽:“爷,您消消气。还是先等祁钰把话说完吧。”

  朱瞻基连忙上前递水:“祖爷爷,喝口水。怪我,都怪我生了这么个儿子。等他来了,我往死里揍他。”

  朱元璋深吸口气,重新坐下,喝了口水压了压火气。

  秦始皇一笑摇头,毕竟还是看了太多历朝历代的混事,现在倒也习惯了。

  “接着说吧,然后呢。”

  朱祁钰咽了口唾沫,定了定心神:“是。”

  朱祁钰是朱祁镇的异母弟,就小一岁。

  当今皇帝被人家给活捉了,消息传回京师,震动朝野,人人自危。

  然后就紧急召开会议,商讨如何是好。

  有人说回南京,暂避锋芒。

  这时,于谦站了出来极力反对,举了个例子:以北宋为教训,南迁等于亡国论。

  负责监国的朱祁钰表示赞同,于是开始召集各地兵马会师都城,京师人心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并且升任于谦为兵部尚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