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难度飙升_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话本小说 > 从嬴政开始:历代皇帝陆续降临 > 第8章 难度飙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章 难度飙升

  汉朝第二任皇帝:汉惠帝刘盈(公元前210年——前188年)

  围城的天空之上出现了这行字。

  站在中心圆柱上的刘盈抬头看着,一脸懵逼。

  不多久,字体消失。

  刘盈收回目光,环顾四周。

  “有人吗!这是哪里啊。”

  回应刘盈的只有寂静

  一墙之隔的城外迷宫。

  秦始皇三人一脸绝望的站在紧紧关上的城墙大门前。

  “你踏马不是说你儿子才十六岁吗!”

  秦始皇气得不行,怒视刘邦。

  刘邦满脸委屈:“没错啊,我儿刘盈确实只有十六岁啊。”

  “哼,又是一个短命皇帝。”

  秦始皇一甩衣袖,完了还不忘瞪一眼胡亥。

  胡亥一缩脖子,不敢说话。

  此时,大批的丧尸已经寻声而来。

  无路可逃,只能一战。

  三人丢下了身上的辎重,手中持剑,欲杀出一条血路。

  砰!砰!

  地面在颤抖,颤在三人的心中。

  “为什么地面会颤抖?”胡亥有些恐惧的问道。

  无需他人回答,因为眼前出现的一幕给了他答案。

  就见之前本还是同普通人一样高的丧尸怪物,此刻竟是变成了身高一丈,浑身肌肉臌胀,青筋冒起的巨型丧尸。

  不是一两个,而是所有丧尸!

  三人瞪大了眼睛,也是终于明白了未能及时返,生不如死人的意思。

  一旦城门关闭,难度等级直接飙升!

  关键还逃不回去。

  “朕乃千古一帝,有何可惧!”

  秦始皇大喝一声,同时也是在给自己壮胆。

  说着就率先冲了上去,与此同时手中掐雷就丢了过去。818小说

  轰隆!

  一声雷响,最前面的肌肉巨型丧尸只是踉跄了两步,晃了晃脑壳,又重新朝几人而去。

  “愣着干嘛,我们得逃离这里返回木屋!”刘邦朝胡亥说道。

  胡亥深吸口气,重重一点头。

  二人立马也是一副悍不畏死的冲了上去。

  秦始皇冲在最前,距离巨型丧尸不过两米。

  就见那丧尸抡起巨大的拳头就朝秦始皇砸了过去,秦始皇早有准备,连忙躲闪到了墙沿。

  砰!

  举拳砸在地面,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凹坑。

  秦始皇靠着墙吓得不轻,这要是砸中自己,不得变成肉饼!

  砰!

  想什么来什么,又一头巨型丧尸突然冒出,一拳横扫。

  实现了秦始皇的愿望

  秦始皇被砸成了肉饼的同时,连带着身后的石墙也被砸倒。

  丧尸的力量属实恐怖,连石墙都能一拳轰倒。

  而刘邦见到这一幕,却是眼前一亮。

  杀是肯定杀不出去的,因为只有这一条路,且满是巨型丧尸。

  但现在却是被丧尸轰出了另一条路。

  秦始皇随即复活,恼怒无比。

  “草你大爷!老子诛你九族!”

  说着秦始皇就要上去挥砍,却是被眼疾手快的胡亥一把拽住。

  “父皇,有路啦,我们快跑吧!”

  秦始皇这才看去,就见刘邦已经站在了断墙处:“走不走,快点!”

  说罢,也不管二人,转身就跑了。

  砰!

  又是一轮巨拳砸下,秦始皇父子俩一起变成了肉泥。

  再次复活。

  “打不赢,溜了溜了。”

  秦始皇还是认怂了,拽着胡亥就朝断墙跑了过去。

  数不尽的巨型丧尸在后面追赶,石墙过不去,直接就是一拳轰开。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三人终于是逃出了迷宫。

  丧尸并没有追出来,显然只活动于迷宫之中。

  三人气喘吁吁的瘫软在地。

  “好可怕啊父皇...”胡亥已经快哭了。

  秦始皇此刻累得不行,想扇这不争气的儿子一耳光,却是懒得动。

  “不管怎么说,那些怪物并没有追出来,我们应该暂时安全了。”刘邦说道。

  “父皇,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城门又会什么时候开啊。”胡亥。

  听罢,秦始皇皱眉思索。

  “君王初来到,城墙门可开。你儿子刘盈来了,只要他去跟龙头说开启城门,不就行了?”秦始皇看向刘邦。

  “是这样的吗。”刘邦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如果这么简单的话,那只要每次出城时,留一个人在城内不就好了。

  无需管什么时候城门自动关闭,留下的那个人立马去打开就是。

  因为城门自动关闭就代表新皇到来,又可再开一次城门。

  刘邦的反问倒是也把秦始皇问住了,他也有些不确定。

  “有没有一种可能,需要再等到下一个皇帝来时,城门就会自动打开。”刘邦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秦始皇思索了一下,随即点头。

  “确实有这种可能。”

  一旁的胡亥显然是插不上嘴,静静听着。

  许久之后,秦始皇和刘邦一致决定先回木屋住着。

  然后每天都去城门看一眼开没开。

  至于是谁去,任务显然是交给了胡亥。

  胡亥一听,满脸写着不情愿。

  但迫于始皇帝的淫威,只得点头遵命。

  转眼,三人回到了木屋。

  刚一进院子就突然听到了幽幽的女人抽泣声。

  三人顿时驻足,循声看去。

  是屋内传来的!

  沉闷的红霞染着天空,四周很是寂静,唯有女人的抽泣声不大不小的传入三人耳中。

  那哭声很是凄凉,似在诉说什么伤心事。

  三人同时咽了口唾沫。

  随即秦始皇和刘邦同时看向了胡亥。

  胡亥瞪大了眼睛,连连摆手。

  “不,父皇我不去,我不想去...”

  “又死不掉,你怕什么!”秦始皇怒瞪胡亥。

  但这次胡亥显然是说什么都不愿意,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副你打死我我也不去的架势。

  秦始皇深吸口气,压住怒火转头看向了刘邦。

  刘邦一愣,指了指自己。

  秦始皇点了点头。

  刘邦想到反正可以复活,倒也壮起了胆子。

  大步朝内屋走去。

  来到门前驻足,刘邦轻咳了两声。

  “咳咳,请问有人吗。”

  抽泣声戛然而止。

  “小女家里的鸡都不见了,公子知道是谁人偷了吗。”

  “啊这...或许是鸡都跑掉了。”

  “原来如此,多谢公子告知。公子请入内吧。”

  女子的声线很是轻柔,仿若仙乐。

  回想起刚才女子的哭声,反倒不觉得瘆人,更生出了一股我见犹怜。

  刘邦本就是好色之徒,脸上不由浮上一抹笑容。

  随即推开了房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