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糖_住在男神隔壁[穿书]
话本小说 >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 > 薄荷糖
字体:      护眼 关灯

薄荷糖

  唐瑾瑜和老人约好了暑假后见面,拍着胸脯许诺道:“爷爷,到时候你来,我带你去我们学校看看,我们学校可大了!”

  老人不住点头,笑着说好。

  他舍不得放手,虽然只相处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但他却跟这个男孩极为投缘。

  老人有时候都在想,或许这世上真的有缘分这种东西,上一世没相处够,这辈子又找来继续相处,所以才会一见面就这么亲。

  这么一会的功夫,夏野的手机又响了,是齐州打来的电话。

  家中长辈也在担心他们,不止是夏唐两家,连郑城和齐州市的唐斉先生都问了几次。唐斉先生这次倒不是催他们兄弟回去,老先生只是担心孙儿的身体,上一次唐瑾瑜昏睡几天唐泓俊和陈素玲夫妻俩为了不让家中长辈担心,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们,最后时间太长瞒不住了才跟他们说,这次小孩出来的时间长,老先生总是担心再出什么事,怕他们不告诉自己。

  夏野也安抚不了家中长辈了,跟家中商量之后,决定先带唐瑾瑜去齐州市。

  他们这次乘坐飞机过去,唐瑾瑜经历这些事之后,对飞机不再有抗拒心理,夏野的事过了,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限制。唐瑾瑜还看到过一点未来的只言片语,上面提过夏野会一直工作到七十多岁,还会在国外开展事业版图,这让他心里特别踏实。

  宋益同他们一起去机场,他还有工作,要先回沪市。

  在去机场的路上,宋益一直跟夏野在低声交谈,他和这边的白家搭上了线,互相见了一面。

  夏野有点惊讶,“你怎么认识的?”

  宋益看着他眼神复杂,最终凝练为一句饱含深意的话:“经人介绍,白总是做地产生意。”

  夏野:“……辛苦了。”

  投资托儿所需要地皮,这事其他人不知道,但是夏野再清楚不过,这么短时间之内拿到批文并协调各方,对宋益来说也是不小的挑战,毕竟要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完成这么多的事,实属不易。不过万幸宋经理自身也是工作狂,压力越大,能力越大,这次不但搭上了白家,还去见了白洛川本人,“刚好白总也回山海镇来探亲,说来也巧,我们住的那家酒店就是白家的产业之一。”

  夏野有点意外:“他还做酒店生意?”

  宋益笑道:“做,据说还投了几个酒庄,还买了小岛种葡萄。”

  夏野对白洛川略知一二,这位是做地产生意起家,在沪市白骆二家很有名气,而骆氏公司就是白洛川的母亲掌权。当初不少人以为白洛川要接手骆氏公司,但是却没想到他自己创业成功,再加上他父亲那边的身份背景,算是圈子里比较有名的**。

  夏野出席酒会的时候很少,但也有必须出面的场合,像是乔佐等人来了他也会陪着宋益一同去聚一下。

  每次去了多少都听到一些关于白洛川的消息。

  宋益道:“我跟那边接触之后,才知道这镇上一半的地皮连带着后面几座山都是白家的,据说这也只是其中一部分,是家中老人来这里养老的住处,主场还是在沪市,最近还有向京城发展的趋势,我听说白洛川在京城买了座四合院。”

  夏野:“投资?”

  宋益摇头:“不是,好像是拿来做生意,据说门店是修复古籍、古董一类的,具体我还没有打听清楚,要问问么?”

  夏野对这些无所谓,他是做互联网技术相关的,和其他生意不同,单枪匹马也能闯天下。他一旁的唐瑾瑜听了却挺激动,趴在副驾驶座椅那好奇道:“宋哥,你说的那个白总真的买了一座四合院吗?”见宋益点头又哇了一声,羡慕道,“他家一定特别有钱吧,真厉害!”

  宋益笑出声,看他一眼道:“你比他厉害。”

  唐瑾瑜:“啊?”

  “他是自己拿钱买,你的房子基本靠拆出来。”

  宋益说这个也是有原因,他还记得唐瑾瑜来沪市念了两年书之后,夏野给他买的那几套学区房就拆迁了,他以为那就是个运气,但是前两天他一边忙着帮他们找唐正德老人,一边又接到消息,几年前拆迁后唐瑾瑜挑的地儿,又划了区域,估计还要拆。

  宋益有点服气唐瑾瑜这份运气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运气也算是实力的一种。

  宋经理在心里下定主意,他打算等唐瑾瑜再挑地方买房子的时候就跟着,也买上一套放在那。按这个速度,唐瑾瑜三年读书的功夫,顺带拆出了他几年的工资,这还都不用上一天班,实在让人羡慕。

  宋益在跟夏野说起白家这些事的时候,顺带还提到了一个叫米阳的人,他只知道这位是白洛川的朋友,并没有在意。

  唐瑾瑜听到之后惊喜道:“啊,宋哥我知道他!他以前在博物馆做文创,好多东西可漂亮了!”

  宋益讶异:“博物馆?”

  唐瑾瑜:“是啊,他特别有名,我还关注他来着,博物馆网红讲解,就发了几个小视频,但是讲的特别好,我们学校的同学都很喜欢他。他推荐的几个博物馆小手办特别有意思,有个小台历特别漂亮,胶带也好看,还有一个朝珠做的耳机,戴上去可逗了!”

  夏野没见家里有这些,问道:“你买过?”

  唐瑾瑜摇摇头,“没有,我以前……唔,我是说之前有点穷,一件都买不起,不过我看别的同学用过。”他这才想起自己有点兴奋,不小心多说了一些,一时也拿不准米阳现在是不是也和以前一样还在为文物事业奋斗,小了声音下去不说了。

  宋益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没有在意他说的那些文创产品,反而逗他道:“你还穷呢?你要是穷,我和你韩哥他们也不用过了,大家排队领救济吧。”

  唐瑾瑜听了直乐。

  坐在一旁的夏野却高兴不起来。

  他不知道对方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过着怎样的日子,光是想一下就忍不住皱眉。

  唐瑾瑜看他哥脸色不好,凑过去悄悄握住他的手,手指在他掌心里挠了挠,小声喊了他一声。

  夏野抬头看过去,就看到对方冲自己笑,跟小时候一样,满心满眼都是他一个人,小奶狗一样想讨他欢心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就开始努力吸引他注意力。

  夏野抬手揉了他脑袋一把,“你说的那些,我回头都买给你。”

  唐瑾瑜眼睛亮了一下,点点头道:“哎!”

  宋益在路上听着夏野给他安排工作,虽然工作多一些,但这很正常,他觉得夏野这是恢复了平时的工作水平,连连点头答应。

  等到了机场之后,夏野却没跟他回去,只看了一眼文件递给他道:“这些你亲自跑一趟,等处理完了再进行下一步,辛苦了。”

  宋益点头,“分内事。”

  等到取了票,宋益才知道夏野是去齐州市,并没有跟他回去的打算。

  夏野把自己的机票和唐瑾瑜的合并在一处,拿在手里道:“我还有些事,可能要晚回去一些,不过我已经让人叫了韩亦辰回来,公司的事你和他商量着办,技术上他可以解决,我核对过了,不会有太大困扰。”

  宋益:“……”

  宋经理觉得夏野这太不应该了!

  怎么回事,小瑜放个假,怎么把他们大老板的心都一起给放野了?!这眼瞅着就是打算两三个月不回来的架势啊!

  夏野一脸平静的看着他,宋益也只能硬着头皮点头说行。

  去齐州市的飞机上。

  唐瑾瑜和夏野并排坐着,夏野有轻微晕机情况,唐瑾瑜跟空姐要了几块薄荷糖,拿了一块喂给他,夏野含了薄荷糖之后要好一些。

  唐瑾瑜也吃了一块,把其余的放在兜里,以备不时之需。

  唐瑾瑜小声跟他聊天,帮他转移注意力:“哥,你以前就晕机吗?”唐瑾瑜记得小时候全家一起去椰城玩的时候,他哥也不舒服来着。

  夏野嗯了一声。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啊?”

  “搬家的时候。”

  “嗯?”

  “我跟我爸搬家过来小城的时候。”

  夏野说的平静,但唐瑾瑜有点后悔问了。他之前听李赫说过,夏伯伯当初离婚的事闹的很难堪,几乎是狼狈出逃,他们父子除了彼此,别无所有。

  唐瑾瑜心里难受,对夏野照顾的越发体贴起来,夏野动一下他就立刻看过去,小声问道:“哥,还难受吗?要不要吃糖?”

  夏野道:“要。”

  然后他低头亲了唐瑾瑜一下,吃了他嘴里的那颗薄荷糖。

  唐瑾瑜脸色涨红,不管亲多少次,都又纯情又害羞。

  夏野手指放在他嘴边低声轻笑:“怎么现在不好意思了,前两天不是很大胆吗?”

  唐瑾瑜小声道:“那是,那是在房间里,这是外面呀。”

  夏野挠了挠他下巴,心情好了许多:“旁边也没人。”

  夏野跟他握着手,这次含着糖闭上眼睛之后,胸口处那种沉闷的感觉散去不少,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难以忍受了。

  “哥,我和爷爷说好了,等暑假之后他就来沪市。”

  夏野答应一声,握着他手道,“你只管放心,我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好。”

  “真好,到时候爷爷就在公司上班,我去找你的时候,就能经常看见他了,光这么想就好高兴啊。”

  夏野道:“嗯,你想的话还可以再快一点。”

  唐瑾瑜看他片刻,凑过去小声问,“哥,托儿所是你建的吧?”

  夏野点了他鼻尖一下,笑着没说话。

  唐瑾瑜看了左右没人,飞快地亲了他唇角一下,小声又软又甜:“哥,你对我真好,我最喜欢你了!”

  夏野心里受用,握着他的手放在唇边,亲吻了几遍,唇边也带了笑意,“我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hb99.cc。话本小说手机版:https://m.hb99.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